不应一而再地攻击胡锦涛

人的出身和成长经历对其政治态度有很大的影响。但说人的出身或成长经历决定其政治态度,就可能有些绝对化。绝大多数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员不信马列毛主义,并且,大多数平民读书人的官员从内心愿意放弃马列毛主义。这个判断,应该是正确的。当然,也有平民读书人出身的人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例如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人,但这些人毕竟是极少数。大多数红二代是否信马列毛主义,不好说,但大多数红二代不肯放弃马列毛主义,这个判断,也应该是正确的。当然,也会有极少数红二代放弃马列毛主义。

政治人物所属的派系的根本利益所在决定政治人物的政治态度,这个说法,应该是正确的。

胡锦涛所属的政治派系对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而赤共子孙帮对是否坚持马列毛主义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如果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那幺赤共子孙帮的特权就消失了。因此,赤共子孙帮为了保持他们的特权,他们必要顽固地坚持马列毛主义。

最近孔庆东破口大骂南方报系为汉奸媒体,甚至点名骂汪洋。而汪洋是胡锦涛的人。

袁腾飞先生和茅于轼先生都公开骂毛泽东,他们都没有受到打击。茅于轼骂毛泽东的文章还是发表在浙江的党报系统的媒体上。这些现象表明:平民读书人出身的官员的政治派系并不想坚持马列毛主义。

对于习近平,虽然不能绝对肯定他不可能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但也没有证据表明他是开明派。习近平号召人们学马列毛主义的经典,不允许人们揭中共历史的真相,这都是左的表现。当然,习近平的父亲和他自己也在文革吃了大亏,因此,也不能肯定他一定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但如果否定了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他很难当权。而且,他是江泽民和曾庆红推荐的人。

红二代的许多人在文革中罪恶极大。请你读读熊飞骏的《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网址

中共否定了文革,却不许人们自由研究文革,这是为什幺?难道是被打倒了的“造反派”在阻止人们研究文革吗?不是。是文革后当权的人在阻止人们研究文革。是中共老党员、老干部以及他们的后代在禁止人们研究文革,因为他们在文革中的罪恶比“造反派”更大。当然,“造反派”也有罪,但他们已经受到了他们应有的惩罚。

最近有传言说江泽民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信。信中主张把中共国历史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作分割,在充分肯定后三十年的前提下,有限地否定前三十年。承认毛泽东在文革中有罪。传言说胡锦涛先同意向中共党的中高级官员传达,但不久胡锦涛就后悔了,就主张禁止传达江泽民的信,而习近平却无视胡锦涛的禁令,在中央党校向在校中共官员传达了江泽民的信。有人据此说江泽民、习近平是开明派,而胡锦涛才是顽固派。

这个传言是否属实,我们无法判断。就算这个传言是真实的,也不能据此判断江泽民、习近平是开明派、改革派。人民所要的,不是中共是否承认文革中的毛泽东有罪,而是公民有权自由地研究中共党史。如果承认中共在1957年至1978年有错,承认毛泽东在文革中有罪,但禁止历史学家自由地研究中共党史,这就不是开明,而是伪开明。如果仍然对中共党史设置禁区,那就不是开明,不是改革。你曾节明不可被江泽民的狡诈所欺骗。

而且,1978年之后的中共也不能充分肯定。邓小平、江泽民的狡诈、贪婪、残暴,就是罪恶。“打左灯,向右拐”就是诡诈,就是谎言。这种毫无诚信的做法,必然失信于民!

江泽民、习近平仍然肯定1949年之前的毛泽东和共产党,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主张必须彻底平反打倒蒋介石的冤案。蒋介石冤案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大的冤案。郭国汀先生说蒋介石先生是中国现代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我同意此说。也必须否定土改,平反打倒地主的冤案,为地主恢复名誉。等等。必须彻底否定1949年之前的毛泽东、共产党。在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犯了武装叛乱罪,这是人间最大的罪恶。毛泽东、共产党武力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难道不是罪恶!

胡锦涛也不大可能从根本上否定中共,但由于邓右派与毛左派的矛盾已经激化。胡锦涛有可能镇压毛左派。

像胡耀邦、赵紫阳等辈在1949年之前对中共的功劳并不大,从而罪恶就不大。他们的后代对坚持马列毛主义也不会强烈。由于文革,红二代有分裂。

从现实的表现看,胡锦涛主张构建和谐社会的新政策是正确的,但这项政策没有得到认真的执行。那幺是他胡锦涛不愿意执行,还是他没有政治实力实行?我们也没有充分证据下结论。

江泽民由于镇压法轮功,担心被追究其罪责,他当然不愿意实行和谐社会的政策。

胡锦涛关于学朝鲜的讲话,只是内部讲话,既然胡锦涛不愿意公开,那幺就属于他的隐私。《弟子规》说:“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不要抓住胡锦涛关于学朝鲜的讲话不放。

胡锦涛是聪明人,他亲眼目睹了文革对国家的破坏,和对民众的伤害,他没有理由坚持马列毛主义,因为坚持马列毛主义对他的利益不大。

江泽民狡诈、贪婪、残暴,全国人民对他鲜有好感。法轮功的学员对之更是恨之入骨。

法轮功学员和周亚辉先生都希望胡锦涛及其团派能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你不要去与他们争论。我也希望胡锦涛能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

对于推动胡锦涛铲除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的努力,你没有必要反对。因为这并不碍你的事。

江泽民名义上卸任军委主席之后,中共仍然在继续镇压法轮功。这是事实,但江泽民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裹挟胡锦涛继续镇压法轮功,也是事实。而且法轮功自己都没有怪罪胡锦涛,你曾节明为什幺要胡锦涛为继续镇压法轮功负责呢?

你与胡锦涛有仇吗?胡锦涛挡了你的道吗?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胡锦涛呢?你不可能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胡锦涛就是毛左派。对于周亚辉先生的证据,你也不可能有充分的证据将其证伪。对中共高层的内幕,你我都难以了解。《弟子规》说:“见未真,勿轻言;知未的,勿轻传。”你没有必要为坚持你的主观猜测而与法轮功方面及周亚辉先生争论。《弟子规》说:“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这个问题与你曾节明没有什幺关系,你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你不可把中共体制的恶都算在胡锦涛的头上。郭国汀在此问题上,也有你类似的错误。你们也不可把胡锦涛为讨好军方的话作为定罪胡锦涛的证据。胡锦涛的学朝鲜的讲话,是为讨好军方的话。胡锦涛为了掌权,他不得不做一些左的表演。一旦他把军队的实权抓在手中,你们才能看清胡锦涛的本来面目。你们无视胡锦涛在中共常委中不占多数的事实,也无视宣传、政法等的负责人并非胡锦涛的人。中共现在是集体领导。总书记、国家主席等等只是虚衔。军委主席也会被军委副主席们架空。1992年,邓小平没有任何职务,他却敢发“谁不改革谁下台”的狠话,而贵为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的江泽民却吓得胆战心惊。江泽民的长期经营,以及他与赤共子孙帮结盟,胡锦涛不可能有作为。胡锦涛对自己的接班人做不了主,这难道不是事实吗?因此,把中共体制之恶归罪于胡锦涛是不公平的。

由于邓小平在六四问题上对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不放心,因此,江泽民斗倒了杨尚昆、杨白冰兄弟,使江泽民有在军中扩充势力的机会。胡锦涛虽然担任军委主席几年,但始终没有机会在军队中扩充实力。

在中共高层,胡锦涛与江泽民及赤共子孙帮比居劣势,而在中下层,胡锦涛则占优势。因此,从长期看,胡锦涛必战胜江泽民和赤共子孙帮的联盟。当然,这也是我们推动的结果。

我在十年前好心好意地为江泽民献计献策,江泽民不但不领情,反而关押我,我能对江泽民有好感吗?赤共子孙帮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这是挡我们的道,我当然希望有人为我清除之。

我今天听了郦波博士在央视百家讲坛讲曾国藩家训,今天讲的是曾国藩的三戒。你我都要好好学学。

曾国藩的三戒是“戒多言,不纠缠,少争论”。

曾国藩说:“古来言凶德致败者,约有二端:曰长傲,曰多言。丹朱不肖:曰傲,曰嚚讼。即多言也。”

嚚讼:就是愚蠢的争讼。

我还是劝你想方设法在移民和留学生中开展工作,并且筹款。这才是你应该操心的。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