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纱难掩桃花面黑袍透出断魂腰

乌纱难掩桃花面黑袍透出断魂腰
阿拉伯世界穆斯林女人黑黝黝的皮肤颜色,浓黑的眉毛,动人的大黑眼睛如一潭深水,鼻子直直的,视觉上来讲她们是非常美丽的。但是她们总是戴上面纱,穿上长长的黑色袍子,把自己的面容和身段的美丽掩盖起来,据说是宗教教规严格的要求。现在世界上多数国家为了反对恐怖主义, 特别是为了在公共场所便于识别和减少身体藏匿武器炸弹(因为自杀炸弹客是穆斯林极端主义分子的专利),部分欧洲国家在建立法律不允许穆斯林女人在公共场所再蒙上面纱,不允许穿长袍不利于身体检查和扫描。这样的法律当然引发穆斯林的反对,带着这个问题,蜜蜂查了资料,了解一下“为什幺她们要拿哪黑色玩意掩盖面容和身体”,得到如下回答:

首先是伊斯兰教义的因素。

《古兰经》中有对穆斯林妇女戴面纱的具体论述,包括“叫她们(信女们)降低视线,遮蔽下身,......用面纱遮住胸膛,莫露出首饰”(24:31),“(妻子们)应当安居于你们的家中,不要炫露你们的美丽......”,“敬畏的衣服尤为优美”(7:26)。后世一些伊斯兰宗教高层人士、学者和教法专家解释认为,女性的一切装饰只为她的丈夫,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下打扮得花枝招展。暴露女性的曲线和美貌是一种邪恶的诱惑,且可能招至性犯罪。(这实际上有预防犯罪的重要作用?比较落后和笑人的想法,呵呵!)

因此穆斯林妇女戴面纱和穿长袍既是纯洁、贞洁和社会伦理的象征,也是信仰伊斯兰教和维护宗教秩序的重要标志。在沙特、伊朗、利比亚、苏丹等中东国家,政府颁布宗教法令,规定在其境内一定年龄以上的妇女(包括外国人)都必须戴面纱,否则将受到法律惩处。在埃及、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地,也出台了一些地方性法规或校规,要求穆斯林女生在校内戴面纱、穿长袖。

第二是伊斯兰复兴的因素。

在十九世纪以前,伊斯兰国家并没有强制性要求穆斯林妇女戴面纱,穆斯林妇女着装因地制宜,戴面纱的现象也不普遍,也没有引起社会争论。面纱问题的升温,源于二十世纪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和沙特瓦哈比派的崛起。瓦哈比教派有着强烈的原教旨主义色彩,对宗教仪规和着装的要求较为严格,其成为沙特国教后,导致境内穆斯林妇女普遍戴面纱。(实际上并不是伊斯兰普遍教义的需要和要求,而是某一个教派的需要和要求。)

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霍梅尼上台后全面推行政教合一和伊斯兰化,妇女戴面纱成为社会伊斯兰化的重要标志。伊朗、沙特和利比亚等国政府还搞伊斯兰对外输出,强调穆斯林妇女戴“面纱”是信仰伊斯兰教的要求,是穆斯林妇女的义务,是跨国界和跨民族的。

一些国家的宗教人士和原教旨主义信徒受原教旨主义的影响,将戴面纱视为实现纯粹伊斯兰国家的表现形式之一,一些极端分子还对不戴面纱的穆斯林妇女及家属进行宗教歧视甚至人身威胁,迫使她们改装易服。80年代以来,中东、东南亚和中亚伊斯兰国家妇女戴蒙面面纱和穿长袍的情况明显增多,并蔓延到一些非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群体。(这就是说面纱和长袍的规范化,带有明确的原教旨主义和极端主义的影响和规定)。

第三是当前反恐和伊斯兰因素。

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面纱问题曾在美欧和东南亚国家出现,有关国家试图采取一些限制措施,但力度较小,多息事宁人。而“9•11”事件后,伊斯兰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的联系全面曝光,欧美和亚洲一些国家政府和非穆斯林对伊斯兰问题日益敏感,对国内穆斯林动向及与伊斯兰世界的互动关系高度关注,担心其幕后背景和扩散效应,对面纱问题的重视甚于以往,采取了较严厉的干预和压制性作法。

而对一些西方穆斯林而言,在“9•11”事件后感受到来自各方面的强大压力包括歧视和敌意,对美国对待一些伊斯兰国家的政策心存不满,反弹心态上升,常将面纱作为一种维护民族认同、宗教信仰和基本人权的抗争武器。一些宗教狂热和极端分子也借题发挥,煽动普通穆斯林的宗教和民族情绪,向政府发难。(这就是她们的不是了,如果是为了宗教狂热,被煽动起来,最终受到伤害的 是普通的追随者)。

第四是有关国家国内稳定、种族和谐和法治的因素。

在欧美国家,世俗化、政教分离和宗教信仰自由等原则是立国之基,同时基督教也是主流意识形态和国家的黏合剂。近年来,欧美国家穆斯林人口增长很快,伊斯兰教传播迅速,与本土文化和宗教传统的冲突加剧,这引起了当地主流社会的强烈不安。 不少人认为,面纱问题与移民和伊斯兰问题紧密相关,客观上强化穆斯林的宗教和民族意识,触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敏感的宗教神经,突出种族、移民、认同和归化问题,制造了新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因而有关政府无法坐视。

蜜蜂认为这又是一个问题:宗教权利大还是国家权利大?个人信仰自由和公共安全利益究竟哪个优先?现在乘坐飞机的安全检查已经非常令人难堪,再进一步就只有裸体扫描,换衣旅行。再来限制着装,拔下面纱长袍,打击恐怖主义还要走到哪样的境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