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下狠手,太子党翻脸!

时下网络传播最热的,是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的一篇“斥习”讲话。该讲话用词之激烈,一些地方差不多就是指着鼻子在骂。由于讲话者的特殊身份,这篇讲话被一些海外舆论解读为“太子党翻脸”。其实,这种解读应为误读,理由之一是胡德华此人分量不够,在太子党中缺乏代表性;理由之二是胡德华的情况有其特殊性。

胡德华的特殊性是,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胡德华所办的房地产公司因为一块地皮的问题,与另一家公司发生冲突。冲突的结果出人意料,胡德华这位太子党竟然没能占到便宜,甚至似乎还吃了点小亏,于是到处喊冤。一般来说,有父辈之余荫在,太子党们向来是不吃亏的,只有他们占别人便宜的份。即使是像胡德华这种父辈在仕途上有过挫折的太子党,也不例外,否则他就不会涉足房地产这一极需人脉庇护的行业。现在,就在习近平的治下,就在胡德华此人的身上,太子党逢争必胜的特权和规则竟然被巅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胡德华在此事上损失的,不仅是金钱和利益,还有面子和“声望”----在太子党圈子内,必然因此大遭耻笑,他又焉能不怨恨习近平的无情、冷漠?胡的激烈讲话,应该就是上述“悲惨经历”的发泄。在太子党中,并不具有普遍性。通观胡的整篇讲话,他的思想境界不高,这种人其言行最容易被个人恩怨所左右。但就是这种个人化的表达,却被一些人误解为太子党某派的集体态度。当然,这些人也可能并非是无意“误读”,而是有意为之。笔者此前曾指出,反动派对抗习近平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挑起党内斗争,让共产党对付共产党。现在,他们或许就在践行此一策略。

胡在讲话中还提到,一次校友聚会中秦晓与孔丹之争,似乎为“太子党翻脸”提供了证据。其实,秦晓也是一个特例。他的特殊性在于,与其他贪腐分子不同,秦晓的腐败事实已经大白于天下。他所涉足的平安股份转让案,在司法上虽然被人捂住了,但由于不久前海外媒体的显着报道,在道义上、舆论上早已经是铁证如山。秦晓现在已退休,也不可能再捞个几百亿了,所以他现在一门心思放在尽早“沉船”上,以求“规避风险”。

胡德华甚至在其讲话中,还试图凭其浅薄的思虑,解释新领导人的所作所为为什幺不如他们这些人之意,为什幺不像他们一样推崇“普世价值”。他将原因归结为文化程度低、不好读书,所以没能接受西方那一套。他也不想想,就凭他们兄弟两的文化程度,也能知道西方的东西并且顶礼膜拜之,新领导人读书再少,难道还会连他本人都不如吗?非不知也,是不为也。正因为不是从书本出发,而是有着丰富的底层经验、善于从实际出发,所以才避免了被西方书本洗脑。历史上,所有成功的政治家,都是善于从实际出发而避免从书本出发的。论读书,毛泽东远不如当年的“布尔什维克”,但能够领导共产党走向胜利的,却是毛而非“布尔什维克”。反观胡耀邦,确实爱读书。但他自己也说,好读书不求甚解,所以被人洗脑了还不自知。胡德华说其父在国家领导人任上干得不错,这是在为其父脸上贴金。事实上,胡耀邦在任上干得实在不怎幺样,甚至被人称为“胡乱邦”,最终被赶下台。胡耀邦与其子的区别是,他的个人品德似乎确实不错。只不过其才具、见识不足以担当国家领导人重任而已,如果只是让他负责一个地区或部门,例如中纪委,或许会十分出彩。

胡耀邦当年被邓小平选中,应该是由于文革后思想禁锢严重(如“两个凡是”)。胡之个性跳脱(看他的就职演说,一弹一跳,望之不似人君),且爱看书,拥有不同视角,这种人有个长处,就是能够较快摆脱思想束缚,所以他较早拥护邓小平的改革。但他的短处是,由于政治底蕴不够,思维上缺少一种内在的自我平衡机制,不是在现实提供的可能性范围内朝前走,而是脱离现实唯观念是从,于是在观念的主导下一条道走到黑,终于走过头。

反观邓小平,虽然因为改革开放而获得广泛赞誉,但他并没有像戈尔巴乔夫一样一路走到底,而是深明现实的局限性,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实用主义原则,甚至以“四项基本原则”自树藩篱,为改革之路提供保障。这就是底蕴不同、有无自我平衡机制的差别。邓小平读书远不如胡耀邦多,据说他晚年只看金庸武侠小说,但他在国家领导人位置上与胡耀邦的区别,差不多等于当年毛泽东与“布尔什维克”的区别。

胡德华的讲话虽然没有代表性,却颇有一点象征性。此前,海内外一直有人炒作习胡两家的关系,认为习将因此与胡一样走上普世道路。现在,胡德华自己的讲话,将这种“传言”毫无余地地粉碎了。习、胡不但不同道,而且已经撕破脸。胡德华在地产争执时不占上风,说明习对他的冷淡;胡赤膊上阵开骂,则说明习胡两家已经撕破脸没有回旋余地。从这儿也可看出习近平的两个特征:一,他与普世派已划清界线;二,当涉及政治原则时,他可以六亲不认。这两点都与普京相似,习说自己的性格像普京,殆非空言。尤其后一点,更是杰出政治家所共有。坊间传言,当年胡耀邦亲手操作了为薄一波平反之事,但后来在政治生活会上,薄率先批胡、倒胡。一些人由此对薄的人品多有诟病,其实这些人是混淆了私德与公德的区别----虽为我之恩之亲,但他不能胜任一国领袖之重,仍当慨然倒之,这正是优秀政治家必备的素质。事实上,大义灭亲一直是受到古今中外政治伦理肯定和赞赏的操守。否则,毛泽东刚去世华国锋就抓他夫人,岂不是罪大恶极?华国锋让邓小平复出,邓却将华推下台,岂不是忘恩负义?这样一比较,政治家就没有好人了。政治家可贵的,应该是其公义大节,而不是私义小节。古人说,大德无德是为德,小德有德不为德,就是这个意思。有些人不是不懂得这个道理,只是选择性地任用不同标准而已。

况且,薄一波批胡,与赵紫阳写告状信大有不同。赵写信是在背后偷偷摸摸下黑手,甚至事后也不敢承认,薄批胡则是当面公开,坦坦荡荡;赵告倒胡后自己可以上位,他也确实上位了,薄批胡却自己得不到什幺,收获的只有私怨。两相比较,薄赵二人政治品格之高下,判若云泥。

在全球竞争的信息化时代,思想禁锢早已不是问题,看准走稳才是关键。因此,今天的中国,需要的是普京,而不是戈尔巴乔夫或叶利钦。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