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反腐两个目的:遏制腐败,布局十九大

习近平反腐两个目的:1)遏制腐败(长期根本目的);2)布局十九大(短期目的)

第一个目的当然是遏制权力腐败。腐败在今日中国,已成为各种问题总的症结所在。它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加剧了社会不公与贫富分化,且使得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由于缺少内生动力而难以实现。

腐败动摇了中共的执政基础:加剧了社会不公与贫富分化。习之前缺少反腐进程配合

当下中国面临的现实困境是,其他问题的解决,都有赖于反腐方面的推进。在习之前,为什幺许多难点问题推不动,只能是走走过场?关键就在于缺少反腐进程的配合。

习反腐作为治国之柄:牵住了中国问题的“牛鼻子”,反腐是治理中国的兜底工程

习近平(出生于)以反腐作为治国之柄,可以说是牵住了中国问题的“牛鼻子”,体现了对中国国情的深入了解。

也可以说,反腐是当下治理中国的“兜底”工程,这个“底”不“兜”住,其他方面做得再多,也等于是朝着一个四处漏水的口袋里不断灌水,用力再多无济于事。

习近平反腐两个目的:1)遏制腐败(长期根本目的);2)布局十九大(短期目的)

这就是习近平(出生于)反腐的长期和根本的目的,但他同时还有一个短期的、即时的目的,那就是布局十九大。

把握了“布局十九大”此关键点:就能准确判断习反腐的下一步走向。威慑团派

把握了“布局十九大”这一关键点,就能够准确判断习近平反腐的下一步走向。

反腐做到今天,已取得前所未有的实绩;只要继续保持压力,可以说已基本达到了王岐山所说的让腐败分子“不敢腐”的初步效果,反腐第一次真正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但是,由于十九大在即,习近平(出生于)不可能满足于保持平均性的高压态势,而必然要进一步选择重点突破、威慑和打击的方向和对象。

十八大江派在常委取得胜利:团派在次一层级以年龄优势布局十九大,江派部署即习

这一方向就是团派,对象就是团派诸大员。

众所周知,十八大江派在常委层面取得了压倒性胜利,而团派仅有李克强(出生于)作为代表入席。

由于江强胡弱,也由于“法拉利事件”的影响,当时的团派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次一层级上进行布局,利用年龄优势,将目光投向十九大。

所以,十八大后有评论认为,江派收获了十八大,团派将收获十九大。

“收获十九大”,只是团派心里打的小算盘;能够完成从中央到地方次一层级的布局,且具有卡位十九大的年龄优势,则是江派相妥协的结果。

胡锦涛作为最高领导人:对团派的多年扶植已经硕果累累,江派的部署只有习近平

毕竟,当时的胡锦涛(出生于)还是最高领导人,其对团派的多年扶植,也已经硕果累累,这一派的实力不容忽视。

这样,就造成了团派对十九大有所部署,而江派似乎无所部署的境况——实际上,江派的部署就是习近平。

江泽民在十八大全力支持习近平上位集权:且将十九大部署权全部交到了习的手中

江泽民(出生于)不但在十八大上全力支持习近平(出生于)上位、集权,而且将十九大的部署权也全部交到了习的手中。

这才是全心全意的扶持,正如叶利钦(出生于)之对普京(出生于)。

十九大特殊博弈局面:江派布局服从于习的布局,而团派则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和先手

于是,就造成了十九大的特殊博弈局面:江派的布局服从于习近平的布局,而团派则有着自己的小算盘和先手。

团派这种小算盘和先手:是习近平在十九大上全面实现自我意图的最大障碍

团派的这种小算盘和先手,无疑是今天的习近平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他在十九大上全面实现自我意图的最大障碍。

团派早已根据资历年龄等党内接班的规则进行卡位式布局:已取得相当多先手

但这一障碍并不容易排除。

一方面,团派早已根据资历、年龄等党内接班的规则进行卡位式布局,已取得相当多先手,除非习近平能够打破一大批“党内规则”,否则这些安排就不可能不产生作用。

换届包括储君的人事安排:如果江泽民健康不佳,团派胡锦涛将统筹十九大储君安排

另一方面,在换届的人事安排上,包括对于“储君”的确定,自邓小平(出生于)以来,中共一直有“隔代指定”的传统。

到时候如果江泽民(出生于)离世或身体弱至不能视事,胡锦涛(出生于)则可名正言顺地插手十九大的人事安排,包括习近平(出生于)继任者的确定。

正因为团派有着这幺多的先手和优势,所以坊间流传的、将在十九大上确定的习近平继任者,无一不是团派人选,而且数量还不止一个。

要打破团派垄断:习只能从反腐入手破局,阻力之大不难想象。因此必须此江派入手

要打破团派的这种“大模样”,习近平只能“不走寻常路”,从反腐入手破局。

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幺在周永康(出生于1942年2月)、徐才厚(出生于1943年6月)之后,反腐的重点对象大多是团派的重要人物或与其关系密切者。

反腐重拳从江派周开始:习所做是前人未做之事阻力之大,所以必须选择最易突破、风险最小的突破口,只能从江派入手--背后是江泽民的全力支持

反腐重拳从江派的周永康开始,这很好理解。习近平要做的是前人未做之事,阻力之大不难想象,所以必须选择最易突破、风险最小的突破口。

反腐要具有足够的威慑力,必须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而要在常委中取得突破,只能从江派入手——有着江泽民(出生于)的全力支持,拿下江派中的贪腐常委阻力不大、风险很小;

如果一开始就动团派,胡锦涛(出生于)不可能全力配合,到时候结果很可能不是打不开局面,就是遭遇强烈反弹,决不可能还有今日循序渐进、波澜不兴的稳定局面。

倒徐是习掌控军权之必须:胡对军队影响有限。不从江派自身入手达不到威慑效果

至于“倒徐”,则是习进一步掌控军权之必须。

为什幺选择江派的徐才厚(出生于1943年6月)?问题在于谁还能够在江派之外选择出具有足够震撼性的反腐对象?胡对军队的影响有限,江派几乎一手遮天。不从江派入手,则达不到威慑效果。对此,江泽民(出生于)无疑也是大力支持的。

通过周案徐案:反腐的规则建立起来了,习近平的权威更加巩固。令计划轰然倒下

通过周案、徐案,反腐的规则建立起来了,习近平的权威更加巩固。这时候,就可以就枪口对准真正的靶子了。

于是人们看到,令计划(出生于)轰然倒下,山西、云南等团派重镇纷纷移主,且离任者前途未卜。

从李克强(出生于)到李源潮(出生于)、汪洋(出生于),这些团派大员都有主要助手或心腹管家被拿下......如果这时候还看不清反腐的矛头所指,就只能说是有眼如盲了。

习近平反腐矛头指向团派及其先手安排:连续倒掉周徐令后,习反腐威慑力已经足够

习近平反腐的矛头指向团派大员及其先手安排,并不意味着他就要将这些人都打倒在地。

习的目的是布局十九大,连续倒掉周、徐、令后,习反腐的威慑力已经足够,足以让人们相信习有着将反腐之拳击向包括常委层级在内的任何一个高官的魄力和能力。

习的目的是布局十九大:对手摄于习反腐之威,或放下小算盘

只要这些人摄于习近平(出生于)反腐之威,主动向习靠拢,放下原来的小算盘,全力支持习的十九大布局,习可能不但不会拿下他们,反倒可能“招安”他们,让其为我所用——毕竟习总要用人,用谁不是用?

关键是,一要放下原来的派系及考量,完全服从习的布局,且具有一定的忠诚度;二要拥有能够胜任所安排位置的实际工作能力。

“李克强去总理化”并非空穴来风:预计十九大小李效法老李,由国务院转入人大,或是势所必然

在此就不能不说一说最近舆论盛传的“李克强去总理化”一事,笔者认为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中途换将固不可能,在十九大上换人则名正言顺。

早在几年前十八大刚闭幕时,笔者就曾撰文指出“预计十九大还将有大戏上演,小李效法老李,由国务院转入人大,或是势所必然。

习近平需要准备新的总理人选,也许他现在已有腹案。”(详见拙文《十八大后习近平将这样干》)

无论是李克强的团派背景还是其实际工作能力:皆注定不会是习近平满意的总理人选

无论是李克强(出生于)的团派背景还是其实际工作能力,都注定了他不会是习近平(出生于)满意的总理人选。

只不过十八大时习近平的话语权不够,大的盘子由江(出生于)、胡(出生于)敲定,习(出生于)只能小处酌改、大处被动接受。

李克强西方经济学专业出身:西方教科书多于中国实际,中国经济至今少有起色

客观说,李克强自上任以来工作很努力,也出台了不少措施,但可惜由于其才具有限,且从团中央直接空降为地方大员,没有经历从基层逐级上升的工作经验,又是西方经济学专业出身,脑袋里装的东西自然是西方教科书多于中国实际。努力替代不了能力,在他的带领下,中国经济至今少有起色。

如果在当下习近平平苦心营造的反腐高压态势下:上述团派大员还心存侥幸,习将不得不对他们再祭反腐大旗,选择其中一两个再行“杀鸡儆猴”之举

话说回来,如果在当下习近(出生于)平苦心营造的反腐高压态势下,上述团派大员还心存侥幸,习将不得不对他们再祭反腐大旗,选择其中的一两个再行“杀鸡儆猴”之举。

而按照习上任后的一贯作风看,第一步也不会是“直捣黄龙”,而必然是先打外围,从下属、心腹、朋友、亲属入手,制造形势,一步步使对手无路可走,逼使其最终就范。

习氏反腐五步曲:1)高压态势;2)下属心腹;3)海外放风;4)拿下亲属;5)拿虎

具体而言,习氏反腐可以归纳为“五步曲”:

第一步是制造反腐高压态势,现在已经有了;

第二步是将其下属、心腹拿下,既行威慑,又可通过与其利益相关的下属、心腹,掌握其本人贪腐、违纪违法的直接证据,如前所述,针对团派诸大员的这一步已在进行;

第三步是在海外放出相关对象的贪腐传闻,这一点,可见之于当下突然增多的团派贪腐传闻,当然,现在海外关于其他方面高官、甚至习近平本人亲属的传闻也不少,但这些都没有用,因为刀把子是掌握在习(出生于)而不是别人的手中,是由他来决定挥向谁;

第四步是拿下亲属,如果走到这一步,“杀鸡”就不能回头了。在此前的三步,在大势和威慑已成的背景下,如果当事人的反应能够让习满足,从习的一贯风格看,相信他是会收手的,在现阶段,判断习是否收手的标准只有一个,就看是否有利于习的十九大布局——令计划虽然在最后关头发表文章表示屈服,但令本身早已是死老虎,他屈服的价值不大,而且如果令不倒,对团派的威慑不够,至于其他更有实力和潜力的团派大员,如果能够更早一步(在亲属被拿下前)输诚,从而有利于习的十九大布局,结果可能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第五步当然就是直接拿下本人。

以上五步曲,步步推进、有张有弛、可翻可覆,充分反映了习近平的风格作风。

反腐已成为中共现行体制下权力博弈和布局的最重要工具:必须掌握在最信任者手中

由此亦可见,反腐已成为中共现行体制下权力博弈和布局的最重要工具。

这样的有力工具,习近平(出生于)必然希望是掌握在自己最信任的人手中,于是纪委书记一职成了权力配置的重中之重。

多人推测刘源任军方纪委书记却没实现:可信任度不够,反腐功劳可以其他方式相酬

由此外界应不难理解,为什幺那幺多人推测,认为刘源(出生于)应该担任军方纪委书记,结果却至今没有实现?

军方纪委书记执掌军队内部的杀伐大权,其分量之重,几不弱于中央纪委书记。要登上这样的位置,能力、资历、功绩等,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习而言的可信任、可掌控程度。

而正是以这两点相衡量,刘源(出生于)不是合格人选:曾与薄熙来(出生于)相近,刘的可信任度不够;刘本人不但很有主见,而且惯于表达主见,这种人无疑不易被掌控。因此,预计刘不可能接任军方纪委书记。对于他的反腐功劳,可能习宁愿以其他方式相酬。

个性突出的王岐山也非习满意的纪委书记人选:“破格留任”一说,只是一些媒体人的狂想而已

以上述标准相衡量,显然个性突出的王岐山(出生于)也非习最满意的纪委书记人选,只不过十八大的盘子主要由江决定,习的选择有限。

幸亏习近平(出生于)、王岐山(出生于)曾有过上山下乡时的情谊,习又善于团结人;更幸亏这两人都是富有责任心、事业心,对腐败之危害有着充分共识的卓越人物。对习而言,起步虽不完满,结果却令人满意。

习近平反腐两个目的:遏制腐败,布局十九大

但是,十九大上习近平必然会安排更加属于“自己人”的新的纪委书记,所谓“王岐山破格留任”一说,只是一些媒体人的狂想而已。

《原文链接》

《习近平反腐的两个目的》~看山 12-16-2014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