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愤青”转身为“奋青”

多维新闻网的一篇报道文章中称,慕容雪村表示所谓的爱国教育导致内地愤青冒起,其非理性的仇恨十分可怕,对此,我不敢苟同。

所谓“愤青”广义上指凡是怀有对某些社会现象和经济、政治、教育等制度不满情绪的愤怒青年;狭义上是指对社会、政府、国家的明天已彻底失去希望,以激进的言辞表达想法的人士。事实上“愤青”不限于任何一个时代与国家,如满怀报国之志,却遭猜忌而投汨罗江的楚国爱国诗人屈原,再如带领法国人民征服整个欧洲的拿破仑,也有如希特勒、斯大林、本拉登等这样的历史风云人物,他们的早年都可称为广义上的“愤青”。纵观古今中外,世界各国无论东西南北都不乏愤青之类的力量和情绪,“愤青”无处不在,因此,所谓的维权作家指出的爱国教育导致内地“愤青”冒起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当然非理性的“愤青”做了些过激的行为,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要一分为二的去分析。某些一味发泄和非理智的只顾眼前不考虑长远,顽固不化的自我中心思想的,以及某些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泄私愤的偏激话语一时蒙蔽大众的眼睛的“愤青”行为确实不理智,十分可怕。但由于 “愤青”具有彻底的批判精神,有一定的创造力,因此在某些问题上可以帮助政府反省自身的不足和存在的问题。特别是在由于具有中国特色的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政治特点,也决定了存在不同声音的“愤青”的重要意义。

因此,我们应该扬长避短,让“愤”给青年们学习,成长的动力,使得年轻人多多研究一些专业知识,提高自身对国家和社会的深层次理解,从“愤青”华丽丽转化为“奋青”。而执政者也应当“愤青”的思想中发掘出新的历史观念和新的发展战略。同时,加强对“愤青”思想上给予正确的引导。当“愤青”们觉醒时,相信我们的社会也就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