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魔窟深知神爱,遭酷刑恨透恶龙


浙江省 慧萍
  因着从小就受大红龙的迷惑愚弄,信全能神后,我虽看到神话揭示大红龙的恶毒本性,也听到弟兄姊妹交通大红龙如何刑讯逼供残害信神的人,但心里总发不出对它的恨,直至我亲身经受其残害后,看到了它的真面目,才对它产生了真实的恨恶。
  2003年,我在尽一项特殊本分常跟一家工厂接触中,认了厂负责人的外甥(外邦人)作干儿子。2004年7月的一天,因被举报,大红龙出动了30多辆警车把厂子围住,将厂里生产的产品连同机器设备洗劫一空,在场的人连同负责人都被抓捕。那天蒙神特别保守,我刚好外出聚会,晚上打电话给干儿子才得知此事。弟兄姊妹连夜将我转到郊区一老姊妹家避环境。8月5日,这是刻骨铭心的一天,每每想起我都会流下懊悔的泪水。那天下午,我正在接待家吃喝神话,突然接到干儿子打来电话哭着说要见我,情感重又糊涂没原则的我竟答应了,当时神在里面开启我:“人人都会背叛,人的本性就是背叛。”鬼迷心窍的我不理会神的开启,执意赶往见面地点。途经公安局门口时,听到有人小声在讲:“她出来了。”我仍继续向前,远远听见干儿子打电话通知谁:“我们会从唱戏的地方经过。”神数次的提醒,悖逆的我都没顺从。直到看见干儿子满脸仇恨,得知他为救亲人将我出卖给大红龙时,才想起神的开启,但一切都已晚了。两辆黑色的轿车迎面驶来,从车上冲出一群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一人迅速按住我的身体,另两人一个一边抓着我的胳膊并用力往后一拧,整个过程干净利索,我都没来得及反应。恶警恶狠狠地骂道:“你真狡猾!我们都盯梢你们一个月了,一直没抓住你们。看你现在还跑不跑!”边骂边推搡着把我往车里塞。在车上,我的两个胳膊仍被反拧着,我的双臂疼痛难忍。此时,我只恨自己太悖逆,不顾神话的内在开启,没有随从圣灵的引导,于是赶紧祷告:“神啊,今天临到这事是我活该,我绝不埋怨你。你知道我身量小,只求你保守,加我力量、赐我智慧,让我站住这个见证,就是死也不能当犹大。”祷告后,我很清晰地想起主耶稣的话:“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是啊,大红龙能摧残折磨我的肉体,抑或能杀害我的肉体,但它不能决定我灵魂的归宿,我的生命是神给的,我的命运在神的掌握之中,如果神不许可,大红龙也不能把我的命挪去。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与力量,使我有了一种誓死不向大红龙妥协的心志。想到大红龙已知道我是负责人,绝不会轻易放过我,我就开始装神经病,用嘴咬卫生纸。它们见了就骂:“你不要装,装也没用。”并狠拧我的胳膊,坐在前排的恶警也转过身来狠抽了我两耳光,凶骂道:“不要脸!以为装神经病就放了你?就是你真神经了也得弄死你!”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心里直骂自己活该!
  下午5点,我被押到派出所二楼审讯室,8名警察早已等在那里。他们立即给我戴上最大号的手铐、脚镣,一“黑大个”上前就甩了我两耳光,又飞起一脚踹在我大腿上,我只觉头“嗡嗡”作响,身体不支倒地。一恶警把我拽起又甩了两耳光,我再次跌倒在地,头晕晕的,鼻子也出血了,它又把我拽起来,让我站着接受审讯。恶警厉声喝问我一些个人信息,并逼问我“货往哪里发?上层联系人是谁?……”我傻笑不说话。恶警怒骂道:“非把你的嘴撬开不可!”随即一群恶警涌上前对我拳打脚踢,我只看到一个个拳头和脚在我眼前来回晃,拳拳到肉、脚脚到肉,根本看不清人,加上不停被扇耳光,我的大脑已经晕了,鼻子一个劲地淌血,嘴角也流血了。它们打累了,又拿电棍来戳我,当电棍触及皮肤的一霎那,电流迅速传遍全身各个神经,又麻又痛,直冲大脑,我本能地蹦起来。它们每戳一下我就本能地跳一下,它们狞笑不止:“这不是会喊会跳了吗?想骗我们,我们见得多了。”它们足足戳了我5分钟,电流每流过身体一次,我全身肌肉都不自觉地痉挛抽搐跳动,犹如万箭穿心、万蚁噬骨般难熬,那种感觉我终生难忘。最后我实在熬不住了,就迫切祷告:“神啊,愿你救救我,我的肉体真是受不住了!”就在这时,一女警开口了:“不要打了,这样会把她打死的。”并上前用纸巾擦干我嘴角的血迹,又责备打我的人,我心中大喜,以为是神兴起人来庇护我,感动得想流泪,突然想到自己正装着神经病呢,就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那女的问我:“你是哪里人?家住哪?信神也没错,不就帮他们做点事吗?你把地址说出来,我们通知你家人把你领走。”接着又说:“你几个孩子啊?出来多长时间了?你丈夫找不着你会多想你,孩子没妈多难受……”我的心一下子被刺痛(因我已有好几年没回家了),有种想哭的感觉,突然神提醒我想到平时交通过大红龙会用攻心术来攻击人的薄弱处,我顿时意识到这是撒但诡计,便止住泪水,一言不发,朝她傻笑,并从心里恨这狡诈的魔鬼,差点引诱我出卖。这下她恼羞成怒,恶狠狠地骂:“给脸不要脸!”接着两个恶警对我又是甩耳光、又是踹我的腿,将我打得趴在地上。没等我喘口气,一恶警又在我膝盖内侧各放了两根两头尖中间粗的小铁棍,让我保持蹲马步的姿势。我蹲不住想往下坐,铁棍就往肉里扎,那群恶鬼还用电棍戳我,我实在熬不住,就趴在地上。它们仍不放过,又用电棍戳我,使我在地上来回打滚。他们不停地打着笑着,那笑声仿佛是从地狱里面发出的魔鬼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后来它们打累了,坐在一旁休息,我才有片刻喘息的机会。因着遭到暴打,我的鼻子和嘴角流出的血水在地上形成一小滩血泊,又听到那伙恶警在旁边说些毁谤、亵渎神的话,我忍无可忍,就在心里祷告:神啊,愿你咒诅这些魔鬼畜生不得好死!10多分钟后,一恶警把我拽起来,突然用穿着皮鞋的脚朝我的脚尖死命地跺、踩、挤压。我顿感钻心地痛,忍不住大叫起来,倒在地上。那恶鬼讽刺道:“你还知道疼?你不是神经病吗?”又嚣张地说:“你不是信神的吗?你让你的神来救你啊!你在受苦你的神不知道吗?叫神来惩罚我们啊。我知道,你不说话,心里在祷告神咒诅我们,我倒要看看你的神怎幺咒诅我们。”其他恶警都猖狂大笑。我愤怒地瞪了它们一眼,“黑大个”就上前甩我耳光,狠拧我的脸:“你不是神经病吗?怎幺会生气呢?你装什幺装?”我心里清楚,它们千方百计想激怒我让我开口,我不能中它们的诡计,我就一直傻笑不说话,就这样被它们折磨了一夜。
  到次日早上8点换班时,局长走进审讯室,得知我还未招供,便露出一副吃人的样子,上前狠甩了我两耳光,又指着我凶神恶煞地说:“看你还装?”我一个劲地祷告神:“神啊,求你加给我智慧,我怎幺做才能让他们相信呢?”祷告后,心思清明了许多,我一边傻笑一边将小便拉在裤裆里,它们一看傻眼了,忙给我解开手铐(那手铐只要手一动,锯齿就会往肉里扎),手腕处都在淌血,我见双手能活动了,就伸出血肉模糊的手环抱住局长。局长立时揪住我的头发,甩了我两耳光,恶狠狠地瞪我,我用智慧说了些傻话,又要去抱他,吓得他撒腿“逃”出审讯室,我心里窃喜。接着蹲在地上玩小便,只听一警察说:“农村人没见过世面,脑子一受刺激,就会成为神经病的,你看她现在不就是神经病吗?”我听了特别激动:神啊,感谢你,大红龙终于相信我是神经病了,我知道你没有离开我,我更有信心了。之后,恶鬼们商量着要试试我到底是不是神经病,又上前跺了我两脚,讽刺说:“他们给你什幺好处?你是替人背黑锅。你在受苦,他们在逍遥快活呢,你这傻女人!你受这一切苦,你的那些弟兄姊妹为什幺都不来看你?”我心里充满仇恨:撒但!你的攻心术对我没用。他们一天毒打了我四次,整整一天一夜,我滴水未进。到傍晚下班时,局长命令爪牙们将我送进关押杀人犯等重刑犯的女监室,并吩咐狱警让号里的人治我。
  一进号子,马桶里涌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怪味,蚊子不停地在周围打转,犯人们正在吃晚饭,一个馒头加一碗薄薄的冬瓜汤,没一点油腥。这不禁让我想起在老家的猪舍,一到夏天就臭气熏天,但那些猪却悠然自得,享受着猪槽里的美食。这哪是人呆的地方!根本就是人间地狱!当时的我饥肠辘辘,但不能向他们要吃的,因我是“神经病”,只能忍着。她们吃罢,就把我拽到马桶边,我被强烈的异味熏得呕吐不已,吐出的全是酸水、苦胆水,吐完后,我趴在水泥床上,刚想休息会,可恶的狱警却来教唆犯人整我。龙头(杀人犯)上前跟我套近乎,见套不出她想要的信息,就伙同妖精们把我的衣服扒掉,一顿暴打,接着又用最卑鄙下流的手段来羞辱我、折磨我、玩弄我,还不时地发出怪笑,号子的上边就是狱警的办公室,那些恶魔也在狰狞大笑,痛苦中我只有不停地呼求: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让我站住这个见证。晚上,妖精们鼾声大作,我躺在水泥床上,浑身疼痛,心里难受万分:“神啊,她们这样羞辱折磨我,我快没力气撑下去了,我不知接下来她们还会用什幺招整我。神啊,你在哪?求你帮帮我……”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一天两夜的折磨使我的体力透支到一个地步,我睡得很沉,第二天早上8点,我被数记耳光打醒,刚睁开双眼,一盆水又浇在我脸上,恶警把我带到提审室后,又开始猛抽我耳光,狠跺我的脚尖,打倒之后,拽起来再打,并逼问之前的问题。因审问无果,它们越打越起劲,一天毒打了我两次,到晚上将我送回号子。因连日没吃饭,我实在饿坏了,心中呼求:神啊,我多想吃啊,不吃我没法活下去,也经不住那些毒打,神啊,愿你开辟出路。祷告后想到我不是神经病吗?大红龙不给我吃,我可以抢啊。于是我选了一个弱点的犯人,当她刚领到饭,我不知哪来的力气,迅速抢过馒头,猛地咬了一口。妖精们怒不可遏,围上来将我暴打一顿,夺走馒头。被我拿过的馒头沾满了血迹和泥巴,她们就忿怒地扔在地上,用脚碾碎,冷笑道:“看你怎幺吃!”上边的狱警也在观看、讽刺,我恨极了这群妖精、恶魔!本想即使馒头碾碎了,我也要捡起来吃,但妖精们把馒头渣滓都扔进马桶冲掉。晚上,我饿得胃痛起来,想到了马桶里的水,于是拖着沉重的手铐脚镣,吃力地爬到马桶边,强忍着恶臭,把头伸进去,边喝边祷告:“神啊,你许可我死我会死,你不许可我就不会死,若有一天活着出去,我定要将他们的罪恶揭露出来。”没想到,那群妖精忽然站在我身后,把我的头猛按进马桶水里,拉起又按进去,来回折磨我,并恶狠狠地说:“渴死也不让你喝!啥时说出来啥时给你吃的喝的!”恶魔在上边大笑不止,我真恨透了这些恶魔!妖精们睡着后,我根本无法入睡,想起昔日共事的弟兄姊妹,想到被恶魔们毒打的情景,想到喝马桶里的水,我止不住地流泪,向神悔改:“神啊,是我悖逆不听你话,活该被打,现在才体尝到离开你有多痛苦!神啊,若有一天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好好满足你,好好爱你。”
  第三天,局长来提审时见我仍傻笑不招,便喝道:“今天我让你笑不出来。”并命令恶鬼拿来一些缝被子用的大号针,将我十指扎上。当第一根针扎进手指时,我感到钻心的痛,越往里扎越痛,只觉头上青筋迸裂,我痛得大叫,拼命地挣扎,这些恶鬼使劲抓住我的手不放,我痛得晕死过去,他们就用水将我泼醒,继续扎,我又痛得晕死过去……我不知晕了几次,又被泼醒几次……最后醒来时,看见十指全扎上了针,足足扎进1厘米深,鲜血顺着手指不断地往下流。更可恨的是,这些恶鬼还用笔逐个击打我手指上的针,讽刺道:“你的神怎幺不来救你?你的神怎幺还让你疼?你的神怎幺不让你的针掉下来?你的神跑哪去啦?”我默默地回答:“我的神正在看着你们,他正在搜集你们作恶的证据!”我恨透了这些恶鬼!今天我只是信神,它们竟对我施如此酷刑,这哪是人做得出来的事啊,纯粹是一群活鬼、恶魔!因针的振动带动了手指肌肉的振动,随即阵阵剧痛迅速传遍全身,剧烈的疼痛让我感到死亡又一次临近我,就快将我吞噬。我在心里向神呼求:“神啊,愿你咒诅这些魔鬼不得好死,愿你保守我的口,绝不做犹大。”祷告后,我开始能受得住了,心中只剩下对大红龙的恨与咒诅。这时我想到了耶稣被人用带刺的荆条无情地鞭笞及钉十字架的情景,又想到末世的基督来到这个无神论的坚固堡垒,历经人间沧桑、尝尽世间冷暖,遭到了人的百般弃绝辱骂亵渎,所受的苦比钉十架的苦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如神话说:“记得神说过:‘此次来在肉身犹如落入虎穴。’就是说,因为神这次作工是来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红龙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来在地上更是带着极大的危险,面临的是刀枪、棍棒,面临的是试探,面临的是满脸杀气的人群,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神是无辜的,本不该受这些苦,却为了救赎人类而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的苦,而今天我临到的苦是我悖逆导致的,也是生在大红龙这个邪恶国家的人信神所该受的苦。与神所受的苦相比,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幺呢?我又继续祷告:“感谢神,今天是你让我看清了这些魔鬼的真相,大红龙如此对我,无非就是想逼我出卖,让我失去见证被它吞吃,今天不管魔鬼如何严刑逼供,我不能再伤你心,只求站住见证……”我越祷告越有劲,神话与经历诗歌也浮现在脑海:“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幺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幺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幺,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虽然在‘肉体’的定义中说肉体受撒但的败坏,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就在此时,肉体发挥其另一个功用,开始正式受神的灵支配……”“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这些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豁出去了!撒但!不管你用什幺招,我不怕!来吧!当大红龙再用笔击打扎在我手上的针时我反而不痛了,拔针时也不痛了。大红龙招数用尽,见我一言不发,气得眼睛都绿了:“你还真是刘胡兰!你想学刘胡兰?你不配!”我在心中回应:我是不配,但神高抬我,让我作这个见证,我感谢神、赞美神!
  就这样,提审被大红龙毒打,回号子里又被妖精们打,折磨了整整一星期,一直没吃没喝,只是靠偷偷喝马桶里的水撑下来。一星期后,我前额的头发全白了,身体也浮肿起来,我就抢吃的,妖精们一起打我,甚至强行给我灌辣椒水,被打急了,我就开始反抗,趁妖精们睡着了,骨瘦如柴的我使上全身的劲,举起重重的铁手链往龙头身上砸,我知道这力气是神加给的,龙头醒过来,挥拳揍我,我也用脚踢她、用铁链砸她,就这样对打了三夜,因见我前额的头发全白了,她们议论  说:“神经病一旦急起来会吃人的。”才不敢怎幺打我了,每顿给我一个馒头、一碗冬瓜汤。我知道这都是神的怜悯!
  惨无人道的大红龙在一个月后提审我时,又将我毒打一顿,之后将我按坐在电椅上,数次通电逼供。最后,经多次酷刑逼供无果,恶魔就给我扣上“扰乱社会治安,信邪教、乱搞男女”的罪名,并强拽着我按下手印,期间因我反抗,恶警们便将我踹倒在地,用脚踩在我头上,来回狠劲地搓揉,我痛得晕过去。当我醒来时,已躺在号子的水泥床上,狱警又吩咐妖精们将我毒打一顿。我奄奄一息躺在水泥床上,想到大红龙说我至少要判三到五年,想到判刑后还要继续过这种无休止地被打骂的生活,我心里满了忧伤,在心里默默地祷告神说:“神哪,这种日子什幺时候才能到头啊,天天在打骂中度过,我真的是受不住了。神啊,我就如同一艘海上迷航的船失去了方向,我何时能够靠岸呢?我又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随风飘荡,我将飘到何处呢?神啊,求你将我的命挪去吧,我真的没有力气撑下去了。”痛苦中,我不禁哼起经历诗歌93首《还神一个爱》:“黑暗逼近神日到来是神主宰安排,怎能退去怎能躲避我受造为何?为神献上牺牲性命这是理所当然,以此来安慰神心。我心踏实无限满足有幸报答神,最后之苦结束肉体来满足神心。神给苦杯怎能不喝我当奋战疆场,曙光就在前方。不要前途不顾得失只求神满意,死何可惜不足为奇神旨胜一切。神恩待我无可胜数不能报答万一,我心里怎能平安!在此一死羞辱撒但工作已作完,方表寸心以还神爱我心赞美神。神拯救我又交撒但这有神美意,我心永爱我的神。”247首经历诗歌《神爱人》“降生在污秽之地,忍受了天大屈辱痛苦,望苍天 父在呼唤,话出口征服所有的仇敌,人间谁无青春浪漫,天伦乐你无关无份,受屈辱 心悲伤 谁解苦衷,为拯救人类付出所有,你心中人最重 陪伴人受痛苦,你用爱心柔情 唤我心灵苏醒,你话语显全能 我的心被征服,今生为你花费 毕生还报你恩……”我唱着唱着就唱出声来了,妖精们骂道:“唱什幺唱!”并开始打我,但我不管她们怎幺打怎幺骂,只顾着唱,边唱边哭……神爱再次感动了我,是啊,神已为我们受尽了天大的屈辱痛苦,我受这点苦算得了什幺呢?就是神让我献上性命又有何不可呢?我受造理当为神所用,理当为神作见证,如果我所受的苦能羞辱撒但让神心得安慰,何尝不是神的高抬,何尝不是一件荣耀的事呢?再说,这幺长时间以来神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受痛苦,一直在加给我智慧、信心、力量,使我虽屡遭大红龙的酷刑暴虐、犯人们的毒打折磨,但我仍奇迹般地撑了过来,这不都是神手在托着我,神爱在抚慰着我吗?这时我又想到约拿因悖逆不听神话被鱼吞到肚子里三天,神都没让他死,还让他传福音见证神,神的心意不是要置人于死地,而是要人的顺服与见证,今天我该顺服这样的审判刑罚,就是神允许死亡临到,我也该顺服。想到这,我心稍得安慰。
  这时,我听到上边办公室里传出声音:“这人天天这样折磨,就是不疯也会被逼疯的,迟早会像前几天男号监被折磨死的那个人一样。若知道她是哪里人,通知她家人,拿点钱来赎出去得了。”我顿感这是神在为我开辟出路。两天后,我就半疯半傻地把自己的姓名、住址告诉给了大红龙。随即,它们找来我不信的丈夫,丈夫见我头发白了、瘦得皮包骨,赶紧买了很多吃的东西(鸡蛋、猪蹄、水果等)来探监,但都被恶警截住了,它们恐吓我丈夫说:“你妻子是政治犯,要判三年以上五年以下徒刑,她已经疯了,你不拿钱把她保出来,可能撑不到三年就没命了。”还骗我丈夫说给我看病花了钱向其要钱,并用各种卑鄙手段威胁恐吓,我丈夫被吓得到处借钱,最后花了3万多元疏通关系,又罚款2万元,我才被判三年监外执行。回到家后,我一个星期下不了床,大红龙还多次到我家找我,让村里的治安队长与隔壁的3户邻居监视我。这更激起我对大红龙的恨,看到它们完全是一伙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恨不得将信神的人都逼死、赶尽杀绝!
  借着经历四个半月的牢狱之灾,让我看到神揭示大红龙实质的话句句都是真理、都是实情,转变了我以往的观点,从大红龙的谎言中走出来。全能神说:“神要借着一部分邪灵的作工来成全一部分人,让这些人来彻底识透恶魔的行为,让所有的人都真正认识其‘祖先’,这样人才能与其彻底决裂,不仅让其弃绝其子孙,更要让其弃绝其祖先。这是神要彻底打败大红龙的原意所在,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大红龙的本来面目,将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来面目,这样作才是神要达到的,是神在地上作这幺多工的最终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这叫调动万有为神效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一篇说话的揭示》)是啊,虽然这次的牢狱之灾让我的肉体受尽了痛苦,身心倍受摧残,但是也让我彻底看清了大红龙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恶魔实质,它极端仇恨真理、极其害怕光明的到来,所以它百般追捕基督,残害信神之人,妄图让人都弃绝神归顺它,达到它永久统治人类的狼子野心;同时也让我看透了大红龙“谎、邪、毒、狂”的丑恶嘴脸,它外表上说宗教信仰自由,暗地里却疯狂逼迫抓捕信神的人,视信神的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它表面上说维护公民合法权益,暗地里却采取血腥统治、恐怖震慑、残酷镇压、践踏人权,视人命如草芥。大红龙穷凶极恶、草菅人命,杀人成性、蛇蝎心肠,正是活生生的撒但原形的现身,它所加注在我们信神之人身上的种种痛苦,它逼迫摧残信神之人的累累恶行,它对信神之人所施行的种种酷刑,它亵渎诬蔑神的句句言语,都是它对抗上天的明证,也是它残害神民的罪证,更是在积蓄神的忿怒,为自己陷入灭顶之灾预备坟墓。经历了这次磨难后,我再也不受它的迷惑与奴役,彻底背叛这条“恶龙”,从谎言中走出来,我从心里对大红龙产生了切齿痛恨,誓死与它决裂,与它不共戴天!
  这次被抓虽然是因着我的悖逆,没有随从圣灵引导,违背神家原则而将自己送入魔窟,但这次的经历却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是我与神心灵交汇的一次特殊历程,使我对神的爱、神的性情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与体会,看到神时时在保守看顾着我,神手在牵拉着我,神爱在抚慰着我。更看到神给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我受酷刑痛苦到极限的时候,是神奇妙地减轻了我的痛感,当我在受虐性命遭到威胁的时候,是神加给了我力量,使体弱无力的我能与牢头抗争,不威惧她的淫威;当我软弱失去方向时,是神的及时开启,使我有信心宁死不屈。这让我看到神的性情是最高权柄的象征,神的力量是超凡的,神的生命是永恒的,神要作成的事必定能作成,神要得着的荣耀与见证必定能得着。正如全能神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如今,虽然大红龙仍在一如既往地逼迫真神,疯狂抓捕信神之人,但是我们坚信,在不久的将来,神必用他的公义与刑杖彻底摧毁大红龙,神作成的一班人必在秦国之地作神荣耀的见证,神的国度必定实现在地上,神的荣耀必将充满宇宙穹苍!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