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缺乏症:汉族人的硬伤

施化从星期天开始的新疆民族暴力冲突,到今天还没有平定。香港明报星期三报导,新疆公安日前透露,骚乱有向其它城市蔓延的趋势,一些民众试图在新疆的喀什、阿克苏和伊犁等地策划更多骚乱。国家主席胡锦涛破例退出G8峰会,提前返国,也说明事态不是一般的严重。多方的跟踪报道表明,乌市骚乱属于民族和宗教问题。官方第一时间指责西方势力支持疆独,和以往一样,结论下得太快。去年拉萨事件发生,政府先第一时间指责达赖喇嘛,接下去没有证据,然后再修改找托词,这显得很不成熟,也不懂国际信誉的重要。估计这次和以往一样,对热比亚的指控到头来又不了了之,根本不可能以群体伤害罪把她告上国际法庭,让国际刑警去通缉她。自古以来,汉民族和周边其他民族都相处得不愉快。不是我吃掉你,就是你吃掉我。从来没有平等地平起平坐,互敬互让过。孙中山提出五族共和,一定是有所感,而不是无的放矢。汉藏满蒙回的五族共和,快一百年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实现。我把这个叫做“共和缺乏症”。因为汉族是老大,要首先检讨自己。汉族人有一个习惯,看见一个陌生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判断对方的地位。而且这个地位只有两档,一档比自己高,一档比自己低,从来没有和自己平级的第三档这一说。因为比自己高或比自己低都好办,高的就拜倒,低的就骑上去,如果是和自己平行的,他就犯难,不知道应该怎幺办了。这就叫“共和缺乏症”。“共和”应该是共存与和平相处,民族之间平等,政治党派之间平等,团体之间平等,人人之间平等。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面,大家各有一份。我管住我一份,你管住你一份。不要平白无故就把你的那份挤掉,变成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了,任意让一个共和国公民出来说说看,这个国家是不是“共和”的。是,举例说明。不是,为什幺?由于缺乏共和,国民之间的关系怎幺摆都摆不正。当官的骑在老百姓头上,城里人骑在乡下人头上,本地人骑在外地人头上,汉族人骑在少数族人头上,年长的骑在年幼的人头上。往往是后一种人被骑久了,心里的愤恨越积越深,到了一个机会就爆发出来。在那时候,也不会“共和”的,而是“反骑”。文革的时候,就因为领袖号召,被骑久了的人们好好地反骑了一下,大大地过了一把瘾。所以很多人现在还在思念文革,怀念毛主席。如果要问,谁都不骑谁不是很好吗?不行。老子被人骑了那幺久,亏了,你不让我骑一下,弥补我的损失,我犯傻啊?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