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凯发表新书“草根蝉鸣”

【记者史静12月1日纽约报道】中国草根型持不同政见者、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刘国凯“草根蝉鸣”新书发表会暨中国现实研讨会于 29 日(周六)下午在法拉盛喜来登酒店举行。数十位关心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与会,针对中国的现实与历史问题进行交流。刘国凯期盼以厚积薄发的“蝉鸣”,唤醒中国人的民主自由意识,挣脱中共的专制桎酷和枷锁,避免国家民族分崩离析的命运。

特地从华府驱车5小时赶来的北明,主持了新书发表会。她说,我很难想像每天驾驶着货车在纽约、在美国东海岸的大街小路奔走不息的大卡车司机是怎样完成了这部48万字的着作。北明说,如果说辛灏年先生几年前出版的“谁是新中国”把中国的现实放到一百年前的历史当中进行考察,把49年以后的教科书中的谎言彻底消解,从而非常清楚地解释了当今中国的政治现状与历史关系,也是从历史的角度揭开了当代政权的性质。那幺刘国凯先生的“草根蝉鸣”,至少是第一部分,则是把中国又往前推了200年,是把中国放在300年的历史中,甚至有些文章是放在3000年的历史中来考察中国的现状,他是在历史的长卷中,来透视当代华夏民族的命运,把握当代华夏民族的特点,并揭示了当代中国当局的伪民族主义,他指出了这个民族挣脱专制桎酷和枷锁的道路,这个部分文字不多,但对于拓展我们认识中国现实的眼界,从纵深的历史的角度,重新审视中国的现实,认识这个民族的性格、行为方式、情感方式包括中国民族的脊梁骨,都有着重要意义。

刘国凯表示, 来到海外的开头几年,几乎没有书写任何文字。在异国他乡从零开始地重建生活是极为艰辛的。来美前的几年中,自己应聘在深圳港商厂任机械工程师。来到纽约后,发现机械技艺在这个金融、商业、旅游城市中竟毫无用处。沉重的生活压力没有可能去读硕士之类。只能到餐馆、衣厂、仓库里去讨生活。有时甚至是打两份工。早晨七点到下午四点在仓库做搬运,下午五点到晚上十点到餐馆送外卖。几年下来,基本生活和职业总算大体稳定。便开始有工余时间和精力去关切那遥远的故国。

刘国凯说,“每个人对人生价值有不同的理解和取向。许多人认为积极的人生应该是不停步地去获取更高的社会地位和物质享受。我想,只要这一获取是通过诚实的脑力或体力劳动得来,那幺它不但正常正当、无可厚非,而且应该受到尊重和保障。然而,我对人生的意义和价值还有另一种理解,我认为人生还可以有另一种模式。那就是,在基本生活得到解决后,无需再把全部精力用于博取更多的物质享受,而应分出若干部分用于对社会公益事业的关切和投入。这种人生价值观使我在职业和物质生活上缺乏进取精神,却又使我在精神世界里不停地跋涉和开拓,使我“位卑未敢忘懮国”。我并不以为这类人生价值观比其它类别优秀。我更无意向别人推介灌输我的这一人生模式,但我自己是决心沿着这一人生道路走完自己全部的生命旅
程。”

刘国凯还说,“作为一个草根型的人物,我自然没有窗明几净的写作条件。我得时常抓紧工间小歇的时间去谋篇布局,也常常是拖着工余的疲惫之躯去遣词造句。这无疑会使我的文章不乏粗疏、缺乏亮丽。但我能得以心境坦然的是,我的思想人格是独立的自由的。我讲的都是自己的肺腑之言。我既不需要去揣测上司的旨意;也不需要去迎合坊间的时兴。我非但不孜求以文字换取金钱,甚至还用自己的体力劳动收入去支持自己的文字表述、理念宣传。当然,我不会认为自己所持的观点主张都一定正确。我愿意听取来自于各个方面的建议乃至批评,重新审思、研判自己的观点主张。我认为一个人人生价值观的既定和他思想的提炼与升华是可以并行不悖的。”

刘国凯介绍说,《草根蝉鸣》收集了我近几年写作的51篇文章,分六个部分,其中包括“民族篇”、“文革篇”、“现实篇”、 “理念篇”、“社会民主主义”、“民运篇”及“杂议篇”刘国凯说,“今天,我向公众奉上我的《草根蝉鸣》。我希望得到社会的审阅、愿意听取公众的评判。我更期望在一种积极的开放式的思想交流中,人间正气得以弘扬,社会公理得以伸张。我还坚定不移的认为,尽管那遥远的故国目前还笼罩在乌云之中,但云开雾散、阳光普照的日子一定会到来。”
资深报人李勇、‘黄花岗’杂志主编辛灏年、作家郑义、着名学者严家祺、异议人
士羊子、湖南‘八九’学运领袖唐柏桥等也在会中发言。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