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再说南中国海巨变即将到来

4月28日,纽约时报中文网针对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的新书《亚洲大锅炉:南中国海与太平洋稳定的终结》(Asia Cauldron: The South China Sea and the End of a Stable Pacific)刊出一篇题为“南中国海巨变即将到来?”的书评。评论四平八稳,本身倒不是特别值得一说。这本书虽然在亚马逊网站上卖得很好,但比起卡普兰之前的《季风:印度洋与美国权力的未来》(Monsoon: The Indian Ocean and the Future of American Power)和《地理的复仇》(The Revenge of Geography)都要来得轻薄短小,因此也算不上他的代表作。这本书之所以被重视,主要是他在书中讨论了未来一段时间作为地缘政治枢纽的“南中国海”。

《纽约时报》的书评,在结论引述了书中越南官员的讲话:“远水救不了近火。”通读全书,卡普兰周游南中国海各国的发现似乎是:越南官民都期望联美制中,但官方的正式立场却很审慎;马来西亚虽然经济蓬勃,但内部的族群问题与东马和西马之间的对立,使之没有与中国较劲的余裕;新加坡很值得敬佩,也很担心中国,但非常现实;菲律宾的政治与经济完全一团乱,只不过想依靠美国来图利;台湾虽拥有太平岛,但面对中国连自保都已颇为困难。其结论与澳大利亚学者休·怀特(Hugh White)的观点类似,美国与中国进行大国协调,也许反而是维持秩序的较佳方式。

这本书未能满足我这个卡普兰长期读者的期待。首先,虽然中国崛起是本书的背景,但卡普兰尚未能跳脱西方人对中国经济的悲观预期;书中大约有三、四次提到中国经济增长率将开始走缓,而这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林毅夫等人的判断则非如此。

其次,虽然作者指出菲律宾的脆弱衰败,却对菲律宾南部穆斯林反抗力量的影响无动于衷,反而认为马来西亚可能分裂,此种判断或非公允。

其三,一本探讨南中国海的书,却鲜有海外华人的视角,然而围绕着南中国海的商业运作,很大程度上是福建与广东两个省份的居民以及其海外后裔之间的往来。

其四,与此相关,卡普兰竟只访问了北京,没有伫足于广州、香港乃至于厦门,更没有注意到南宁与昆明这两个中国政府规划来与东南亚交往的省会。这两点,都使他看不到个别中国人在南中国海周边发挥的能动性。

其五,这本书对于现在中国究竟在南中国海周边进行了哪些布局少有着墨,例如中国在缅甸兴建的铁路、港口与油气管线,通往泰国、老挝、柬埔寨三国的铁公路,在泰国克拉地峡可能兴建的运河,钻油平台等设施的国产化,056型护卫舰以每年约10艘的速度下水,三沙市的成立,北纬12度以北的南中国海水域开始实施季节性禁渔等管理,乃至于与越南达成共同开发的协议等,而这些布局却可能对南中国海的地缘政治与经济构成深刻影响。

卡普兰在《地理的复仇》与这本《亚洲大锅炉》中,认为中国对海洋的态度仍过于大陆思维,且中国的经济前景未可乐观。或许卡普兰似乎过于小看了中国对海外市场的获取与海事实力的累积,而这些都是海权的基础。4月份的《中国评论》月刊有一篇刘迺强的文章,结论强调要在东南亚摆出“不想打仗,但不怕打仗的态势,以武止戈”,至少在这个选定的战场可以“保障必胜,至少不吃眼前亏”。在此观点下,不禁让人担心在奥巴马东亚四国行的鼓噪中,美国是否已错过了大国协调的机遇?

作者是台湾中国科技大学助理教授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