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针对京奥开幕式上的假唱事件,国际上担心,会对两个孩子的身心健康构成伤害,因为,一个被认为“不好看”,另一个被曝光“假唱”。其实,了解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对这两个孩子,绝无“伤害”可言。在如此盛大、全球瞩目的奥运开幕式上,一个孩子的声音被用上了,另一个孩子的脸蛋被用上了,根据她们所受到的教育,那是毕生荣幸。毕竟,13亿人中,只有她们,才如此幸运!至于周围人的眼光,只有羡慕,没有其他。“假唱,算什幺!”根据国人所受到的教育,大多会不以为然。这里,折射了当今中国根深蒂固的教育理念:形象或面子最要紧,造假是无可厚非的。奥运赛事进行到中途,有“飞人”之称的中国跨栏运动员刘翔,于赛前最后一刻突然宣布:因腿伤退出比赛。国内舆论哗然。众说纷纭中,多数人相信:刘翔是因为拍广告受伤的;瞒到最后一刻才宣布退赛,是为了最大程度的保住广告合同与商业利益。换言之,刘翔被钱迷了心窍,眼中根本没有“全国人民”。基于京奥开幕以来的太多造假,国人自然对刘翔退赛事件作如是解读,而且,多半不会弄错。这里,准确反映出当今国人的集体无意识心理:怀疑一切,谁也不相信谁。京奥开幕式上,有56个着各色民族服装的儿童,代表56个民族,护送“国旗”。然而,国际媒体揭露:这些充当“少数民族”的儿童,都是汉族,尽都来自“北京银河少儿艺术团”。中共狡辩那只是“演出”。但在京奥开幕式的《媒体指南》上,却实实在在地写着:“来自中国56个民族的56个孩子,代表56个民族……” 这出造假,用意明了:奥运开幕式,决不能“出事”,中共信不过少数民族,哪怕是孩子。暗喻的中国现实是:少数民族的权益,是可以被汉族人代理的。所以,西藏、新疆、内蒙等“自治区”的第一把手、即党委书记,必须是汉人。“自治”是假的,奴役才是真的。奥运期间,中共划出三个“示威专区”,却没有出现任何示威者的影子。中共当局承认,(至8月17日)收到77份示威申请;等于承认:没有批准其中任何一份申请。果如外界所料,“示威专区”形同虚设。观察北京奥运,国际社会指控:中共没有履行对奥运会的承诺,诸如改善人权、保障言论和新闻自由。中共的回应,首先是否认,然后狡辩说:从来没有承诺中国会为奥运会做出改变,而是奥运会可能会改变中国。最后干脆说:中国不能由此出现“混乱”。文字游戏永远可以进行下去,对于“混乱”的定义,也必须以中共字典为准。这里的暗示是:中共可以签订任何协议,但可以不遵守;中共可以做出任何承诺,但可以不兑现。对自己的人民如此,对国际社会也如此。历来如此,“一百年不动摇”。国际间,任何事物,搬到中国,都被中共扭曲,变成所谓“中国特色”,奥运会也不例外。“示威专区”唱“空城计”,奥运场馆也唱“空城计”。“700多万张奥运门票全部售完”,北京奥组委的宣布声犹在耳,各比赛场馆却呈现大片空缺。中共当局还承认:组织了假观众入场,穿着统一的服装,摇着统一的充气棒,扮演啦啦队。北京奥运,几乎看不到其他国家的拉拉队,因为不得门票而入。普通中国民众,也都不得门票而入,哪怕座位空置。13亿中国人,填不满奥运场馆!为了奥运,上访民众、农民工、基层行业服务人员被赶出北京,数以百万计。中共无需解释,但理由明确:在当今中国,人不重要,面子才重要。所谓“以人为本”,只是说给外面听的。君不见,多少年来,凡是上访的,都以拳脚、电棍、手铐、监狱相侍候。更何况奥运会!北京奥运,从火炬传递,到开幕式,再到闭幕式,规模宏大,极尽铺张,挥金如土。明示:在中国,政府垄断一切,无需向人民报账,想花多少就花多少。至于有没有“奥运经济效益”,也无须老百姓过问。霸道?这就是中共政权的性质。今年5月,胡锦涛访问日本,有日本小孩问他“您为什幺想当主席?”胡锦涛的回答竟然是“我本人没有想当主席,是全国人民选了我,让我当主席。”如此弥天大谎,出自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口,面不改色,流畅自如,党内佩服,国外惊诧。“掩耳盗铃”,“此地无银三百两”;“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成语,出自中国古人的智慧。他们早就预报和定性了中共之类的把戏。(8/19/08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