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在迫害十年整之后,法轮大法已成为信仰者遍布五大洲的一场精神运动。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的神话中。这是渊源于不可数算的时间之前的,描绘宇宙蓝图的神话。我们正在见证的,是这一蓝图辉煌而必然的展现。

1. 无墙的监狱

我们生活的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剧变。

物质和欲望虽依然统领一切,然而一场变革已在历史的潜层悄悄发生。世界正在从每一个角度脱胎换骨以迎接精神的全面回归。就在人们确信宗教已成为边缘化的人类遗产时,一场炙烈的宗教复兴在亚、非、拉丁美洲和前共产国家展开。与此同时,半世纪以来,引领潮流的科学界已默默转向;在量子物理进入奥妙的亚原子世界之后,物质、精神的二元论已悄然坍塌。乘在新科学初铸的一双翅膀上,超心理学果敢地进入了不可视的精神世界。

对于真实,人们抵达了迥异的理解。

这是一个人们还没有充分体会的事实: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以物质马首是瞻的世界正在悄悄变旧,一个全新的、朝着精神回归的纪元正在升起并改变一切。

在这时间的转捩点,中国,这硕果仅存的文明古国,扮演了什幺独特的角色?当世界把中国视作救命的一根稻草,什幺内涵才是真正属于它的深沉内容?

当今的中国是一座无墙的监狱,每一个中国人既是囚徒也是狱卒。人们随着巨大的国家机器运转,无法脱身。他们相互监视、彼此制约,在独裁者沉重的阴影下呼吸、行走。

这座监狱没有边界,即使离开祖国来到了自由世界,无形的绳索依旧牵繫了他们的思维、决定了他们的行为。这一座隐形的监狱无远弗届,它监控的能力似乎难以逾越。这座监狱把铁栏杆直接刺铸在人们心中,从内部改造国人,直到他们成为另一种人。

在改革开放四分之一世纪之后,玻璃大厦包装的城市把这座监狱的本质隐匿得更深。丰盛的物资和国家机器联袂打造一座享乐主义的牢笼,当这披上资本主义光鲜外衣的共产极权把近两百年来的耻辱抛弃身后而跻身世界列强,这座牢笼就更加看似固若金汤。我们进入物的统治的时代,在与时俱进的国家意识型态下再度把真理遗忘。

2. 信仰的人们

这或许是当代最大的悖论:在这精神被禁锢的中国大地上,出现了规範庞大的宗教复兴。从基督教、天主教到横空出世的法轮大法,数以亿计的信徒穿过这座与真实逆反的牢笼,寻觅属人的终极真实。

近二十年裏,中国大地上出现了这样的景象:简朴的教堂中,人们一次又一次举起手臂,丰盛的泪水泉涌而出;寒冬落雪的广场上,千万衣装朴实的人们高举双手炼功,沉默而又专一。在这把真相隐瞒、把精神消灭的国度,人们付出所有以把迷失的真我寻回。而当他们一旦识得了更高的真实,并为信仰纯粹的力量触摸,这些潜在的囚徒蜕下无形的囚衣,成为坚忍不拔的信仰者、修炼人。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镇压前在北京的集体炼功。(明慧网)

在这座隐形的监狱中萌芽出苞的信仰有一种紧急的意义。它是人们从遍在的虚伪中闯出来的一条自我救赎的道路。在无神论的共产极权之下,这一条信仰的道路无比艰辛。

信仰者与极权的对决足以为鬼神泣、山石裂。世纪之交,一场挟带最新科技的宗教迫害揭开序幕。在中国,出现了缺乏交集的平行世界。出现了从阳光下消失的,恐怖打造的世界。在修炼人深沉如大海的信念面前,是极权者的极度恐惧:这是黑夜对天光的畏惧。从这恐惧中诞生的迫害,因此,抵达了疯狂。

在来自生命深处的信仰引领下,人们释放自己被囚禁的生命。在最深刻的意义上,这是一场人的生命重生的战役。这重生是如此困难,信仰者在狱中承受非人的酷刑、献上自己的生命,为了让中国从精神的荒漠走出来。这是一场庄严的祭礼:以蒙受最大侮辱与损害的肉体,我们把民族蒙尘的精神拯救。在把人变得非人,精神被阉割的中国,这是唯一的拯救之道。

在历尽劫难的狱中,一名修炼人写下了这首诗:



我来到这裏
用我生命裏的一段光阴
来赎你的灵魂
如果你愿意
从此
他就是我的了
你要为我好好将他保管
不要让他再破损
不要让他再蒙尘
等到那一天
你将他带来,完好地交给我
我便将他完好地
归还与你
我来到这裏
为了赎你们的灵魂
用我生命裏的一段光阴……

3. 黑暗的核心

极权中国的身分中隐含了一大伪:这倖存的文明古国把二十世纪两大敌对的阵营:共产极权和资本主义经济不顾一切地綑绑在自己身上,于是,一个畸形的连体婴出现了。

在这本质性的大伪之下,衍生了遍在的虚假。一种狂妄的虚伪蔓延入这场宗教迫害中,企图把信仰釜底抽薪。一名来到海外的基督教牧师痛苦地告解:「相信无神论无异于给自己下了一个可以去犯罪的动员令。」在神学院,他们被这样教导:

「对于一个爱国的神职人员而言祷告犹如和尚念经……在祷告中运用西方的心理学与催眠术,就是要让不信的人觉得你真信,而真信的又觉得你比他还蒙福,因为你比他更虔诚。进了神学院便过政治关,首先明白是党给了我们研究神学的机会,不是上帝……不是上帝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上帝。上帝历来就是统治者的工具,过去帝国主义利用上帝来侵略中国,今天我们也要利用上帝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让他们所相信的上帝亲自收拾他们。」

「你们是以特殊的身份在特殊的战线上为党和人民服务的群体,是不穿制服穿神袍的祖国卫士;所以必须时刻警惕,严守保密制度,否则必须承担一切严重的后果。」

在中国遍地的虚伪中出现了伪宗教,以及其训练出来的,内在分裂的牧师。对千万名基督徒的绑架、勒索、酷刑远不及这内部的瓦解对宗教造成的斫伤。政府管辖下的三自爱国教会、爱国天主教会和不获准注册的地下家庭教会所受待遇的绝对分野是这一瓦解式的虚伪藏匿不住的表象。这一切或许是必然的:唯物主义史观裏没有上帝的王国,更没有彼岸世界的尺度。在狱中,施刑的人朝一名吊铐在两米高钢筋上的女基督徒嘲弄道:「看!像不像耶稣钉十字架!」

二零零八年,以一种非历史的荒诞,中共对西藏使出久违的文革式暴力。在凌空而降的恐怖式渎神氛围下,信仰同时在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上蒙难。在这喜马拉雅山畔的圣域,对于神圣事物的侵凌使得藏人痛不欲生。一把刀刃划开了高原雪域,直捣它生命的泉源,把它沾污,让它乾枯。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红与黑:圣方济修士潘恩和南印度哲蚌寺僧侣图本腾达在二零零八年旧金山人权圣火大会上。(摄影/夏祷)。

对藏传佛教半世纪以来摧毁式的迫害是对种族的精神灭绝。当佛经被做成肥料、鞋子,成千座寺庙夷成平地,僧尼被迫还俗,这摧毁式的迫害已上升到更高的层次,抵达了圣俗的对决。在把一切世俗化、伪化的囚笼中,神圣的事物没有容身之处。正是这界定了这座隐形的牢笼:它把所有向上升的精神拦腰砍断。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藏族作家「看不见的西藏」,转自唯色博客。

世纪末,法轮大法这一古老的佛家修炼法门成为最新的被迫害对象。在这场迫害中,人的物化抵达了史无先例的临界点。

一九九九年之后,在不同省份出现了有异常裂痕的修炼人遗体。这是人们后来才知道的祕密:在国土偏远的地下集中营,在一间密闭的手术房,捆绑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在与亲人音信断绝,全然孤绝的大痛无声中,无数的信仰者承受了难以言表的磔刑,把生命献给遥远的陌生人。他们被掏空的身体即刻被推入焚化炉火化,剩下的手錶、戒指被焚烧尸体的农民卖掉。

这是死裏逃生的修炼人的回忆:

「我经常听到他们撕裂人声的喊声,我不知道他们叫什幺名字,这些学员都被编号,他们在经过这种酷刑后下落都不明,一批一批的都被挪走。」

「凌晨三点多钟左右,突然紧急集合,全部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装进大客车急驶而去。车上的恶警诡言怪语说:送你们到两个地方去,一个是马三家,还不转化,就送到另一个地方。那一天大雪封路,车外一片雪茫茫。大客车开了一整天,晚上六点左右到了一个地方。……车到后,突然出现一个非常阴森的交接仪式,两方面恶警各站一边,仪式凝重、正规。从此以后,很多大法弟子的消息再也没有了。」

随器官一起被摘去的,是人的生命;无价的生命被忽略不计,信仰者的肉身被切割成以器官为单位的物件,论价出售。在这混血的共产、资本主义极权国家,物的暴戾统治已臻化境。信仰坚定的修炼人被作为一件物体而消灭——共产极权对信仰的灭绝片甲不留。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二零零三年三月,各国法轮功学员在瑞士日内瓦烛光悼念被迫害致死的中国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人的非人化到此已全部完成。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是唯物主义最彻底的诠释。我们集体来到了黑暗的最后边界。直到今天,人们迴避这黑暗。

探手入中国拿带血的金子;人们进入中国,换取延缓性命的,一颗陌生人跳动的心脏。黑暗之中还有黑暗,把人之所以为人的定义绑架到地狱的边缘。

4. 现代的神话

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的神话中。这个神话的缔造者是把自己放上了祭坛的修炼人。时常,在他们自己的证言中,我们读到了伟大的纯朴和不比寻常的坚毅。在他(她)们身上,我们依稀看见耶稣的追随者:那些朴实的渔民的身影。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杰洛姆(Jean-Léon Gérôme)画作「基督教殉教者最后的祷告」,一八八三年。

我们生活在一个当代的神话中。在这神话裏,信仰的力量再度证实了自身。像是刚从十字架取下来的人子基督,绝食百日闯出劳教所,形销骨立、受尽磨难的修炼人静静躺着——我们这时代的受难者。

什幺才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真实?站立在人类文明的这一页,回顾这数千年历史,我们参透了什幺愚行?获得了什幺洞见?这是少为人知的一件事:在二十世纪,全世界受难的基督徒人数超过了从罗马帝国到十九世纪近两千年间受难者的总和。在同一个世纪,寻觅新神学的神学家与谦逊的科学家展开对话,佛教成为爱因斯坦所讚誉的,与科学发现吻合的宇宙宗教。在倾倒的资本主义华厦的阴影下,精神正在重返,人们以为死去的上帝再度君临大地;从天穹的裂罅探下来一只巨大的佛脚。

在这蕴藏无限深意的背景下,法轮大法出现世间,把人的身心洗涤,在大地上展现了慈悲的奥迹,并以其背后完整的本体论赋予无数修炼人坚定不移的信念。正当其在大陆洪传,这一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门横遭磨难,至今未已。除了以丰盛的血与泪把这布满了罪业的大地洗涤,这一场迫害昭示了什幺形上的奥义?

「对于这场迫害,修炼人採取的不抵抗是如海潮一般深沉的,善的反扑。和所有的政治抵抗不同,善的反扑不绝如缕,是可以信任,不可抗拒的。普遍的怨恨的解药是爱的行为。为了停止施加在修炼者身上的暴力,法轮大法发起的退党风潮是以一种深思熟虑,甚至『忠诚』的方式进行的。这一历史事件的特殊之处在于它要求我们对自己忠诚。它引导我们回到内心,让每个人为自己负责。」

「这一场迫害证实了中国人在精神信仰上所能抵达的,置之人类历史绝不逊色的坚韧。而其主要的承受者,法轮功修炼人在绝对的恶面前展现的绝对的善,将成为人类历史上荣耀的一页。」(《无墙的监狱:中国生存现状白皮书》)

十年祭献和神圣蓝图
中国法轮功学员冒死悬挂真善忍条幅,只为世人明白真相。(明慧网)

当信仰者把诚实、美德、坚忍放回生活的地平线上,这块土地改变了景致。一根根隐形的铁栅栏冰消瓦解,如同它从来不曾存在。一齐瓦解的,是早已超过了自身寿命的共产极权。

在迫害十年整之后,法轮大法已成为信仰者遍布五大洲,并以殊胜的文化、艺术启迪人类意识的一场精神运动。对于具有敏锐的历史触角的人,法轮大法是带领人们步入新纪元的,属于全人类的新信仰。

我们生活在一个现代的神话中。这是渊源于不可数算的时间之前的,描绘宇宙蓝图的神话。我们正在见证的,是这一蓝图辉煌而必然的展现。

我们站立在一个新纪元的门槛。在进入这新纪元之前,将有狂飙、雨雪和雷电把我们从内到外沖刷,以无限的慈悲和威严。这是我们必须集体通过的试炼。在谎言和真实的生活之间,我们必须做出抉择。这是分配给我们的受难。我们被禁锢在一个巨大的牢笼中,这个牢笼的看守人是我们自己。

这就是这间无形的监狱的祕密。事实是,我们一直把开启的钥匙紧紧握在心中。我们加入国家机器的运转、臣服于物的统治越久,这场迫害也将越长久,我们自我释放的机会就越加渺茫。信仰者流的血是为了民族精魂的救赎;从相反的方向,我们必须和他们在半路相会。我们需要行动。

这一场与我们共时的迫害是人类重生前分娩的阵痛。这将是一次万分艰难的诞生——像是在暴风雨中狂啸扑打上岩石,猛力挣脱海岸的大海,它震人心魄,缓慢而望不到尽头。然而一切已改变。仔细看,这一座无墙的监狱正缓缓解体在自己的废墟之上。它的铁锁链融化,消失于无形。

在这精神全面回归的时间裏,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付出了痛楚的代价以赢得未来。以最艰苦的方式,他们挣脱那禁锢人类太久的,物质和道德上的困境,来成就这伟大的救赎计画。

像是通过了考验的爱,信仰证实了自身。人类证实了自身可贵的生命。我们集体穿过最黑暗的甬道,来到了惊涛骇浪的另一涯岸。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