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说法╱店家已道歉教练很低调

〔自由时报记者林金池╱板桥报导〕针对家长不满鹅肉店老板将棒球队小朋友当小偷嫌犯搜书包;鹅肉城老板娘说,当初为了不影响小朋友,所以没有报警,只要求小朋友将书包给他们看,事件过后也向吴教练及小朋友表达歉意;学校的吴教练则低调以对,希望事件不要影响小朋友的集训活动。

鹅肉城老板娘表示,她的儿子因为一次丢了两支手机才会很生气,加上事件发生当天,只有这些穿制服的小朋友路过放置手机的饮料柜附近,因此儿子才会到学校理论。

老板娘说,当时吴教练带着小朋友到店里的时候,虽然大家因为立场不同而有所争执,不过最后都能用理性的态度,并没有强留小朋友,也没有搜身,只要求小朋友将书包打开给他们看而已,最后没有发现也就算了,“不然能怎样处理”?

至于为何不直接找警方处理?老板娘表示,儿子的想法很单纯,只要私底下能解决的事情,将手机交出来就好了,何必要找警察,万一是小朋友拿的,报警也会对小朋友的心灵造成有影响。

吴教练则低调以对,由于最近刚好是球队集训时间,经营球队并不容易,不希望这样的负面讯息,影响球队招生,若外界将焦点集中在这个事件,也会对小朋友心灵造成影响。

吴教练强调,他保护学生的立场不容质疑,事件处理过程也很圆满,至少商家在事件过后有向他及小朋友道歉,毕竟大家都还是邻居,既然事情顺利落幕就不要再提起。

——————————————————————————–

店家搜书包 教局说不行

〔自由时报记者何玉华╱板桥报导〕新埔国小学生被店家指涉偷手机,遭排排站责骂,还被集体搜查书包;人本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冯乔兰昨天指出,依无罪推定法则,教练不应该接受店家检查学生书包的要求,不然就应该报警;台北县教育局副局长洪启昌也直说不可以;应该是由老师或校方的辅导人员来进行。

冯乔兰说,无罪推定是基本的法律常识,店家要说学生有嫌疑,必须提出证据,如果只根据“印象”,很有可能误判,店家如果有怀疑又缺乏证据,应该报警,而不是直接找学生或老师要求检查,此举反而可能造成人权被侵犯。

冯乔兰强调,学生教练在这样的案例上,无须去解决店家的情绪,必须站在保护学生的立场,尽管面对对方强硬的指责,举证责任也不在老师,更不该任由店家对学生进行检查。

冯乔兰说,对人权、法治的认识不足,导致教练在面对威吓的指责时,没有足够的勇气坚持,但息事宁人的作法却可能衍生更大的风波,是不对的示范,她呼吁老师要做“对的坚持”。

洪启昌则说,店家跟老师虽然都是要追究事实,但追究事实的方法可以不伤人,孩子这样排排站接受检查,容易影响自尊心,万一真有什幺事,孩子就会被标签化,甚至影响未来。

洪启昌强调,在没有明确的证据下,店家不应该这样怀疑,而老师在处理上也可以更圆融一点,不能任由陌生的店家来质问孩子或检查,应由校方或老师进行,否则将孩子推到第一线,容易伤害到孩子。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