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令计划为何是党内重大政治隐患?

中国共共产党纪律委员会第十八届委员会六中全会公报指出:党中央严肃查处周永康、令计划违纪违法案件,消除了党内重大政治隐患,彰显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把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摆在首位,坚决查处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渗透,拉帮结派、搞利益交换,对抗组织、欺瞒组织等问题。

在此之前,不少重要会议上对于最近两年反腐败被查出的副国级官员,都是把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四个人的名字并列,简称为周薄徐令。而同为副国级的苏荣,往往不在此列。而稍晚查处的郭伯雄,也不在此列。这次中纪委的六次全会,把查处的副国级官员更加的简化了,提出:党中央严肃查处周永康、令计划违纪违法案件,消除了党内重大政治隐患,彰显了全面从严治党的坚定决心。在周薄徐令四个人中,减去了薄熙来和徐才厚,把周永康和令计划合并为同类项。说白了周永康和令计划就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性质是一样的恶劣。

为什幺周永康和令计划是一根绳子的两只蚂蚱呢?归根到底就是周永康和令计划在违法违纪的问题上,有很多相同之处。

首先是周永康和令计划的违纪违法案件的恶劣就在于他们在一段时间内,都是党内的政治隐患。周永康石油部到四川,从四川到公安部,从公安部到政法委,一路走来,都喜欢拉帮结派,在党内搞自己的小圈子。在石油石化系统有周永康的小圈子,被查出的蒋洁敏和苏树林等十几人就是这个圈子里的红人。在四川有周永康的小圈子,李春城和李崇禧甚至包括最近该露面没露面的魏宏,都是周永康的川帮代表人物。周永康的秘书帮,也是一个不小的队伍,冀文林等五人就是秘书帮的代表人物。周永康在政法系统也有自己的圈子,周本顺和李东升就是代表人物。令计划和周永康一样,也有自己的圈子,并且通过了西山会这样的地方帮派势力,把山西籍的不少权势人物和老板都汇拢在一起,成为一个定期活动的帮派势力。令计划在读工商硕士的时候,和自己同学一起,也形成了一个小圈子。令计划的妻子谷丽萍通过起特殊身份,也在官场有自己的小圈子。而令计划最赤裸裸的是山西省委常委陈川平竟然向令计划喊舅舅,真的是把政治庸俗化和圈子化了。周永康的四个圈子,另计划的三个圈子,长此以往就会形成一种牢固的帮派势力,成为党内的政治隐患。

其次是周永康和令计划都是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渗透,拉帮结派、搞利益交换。周永康和自己的几个圈子里的人,拉帮结派在党内搞小圈子,是政治问题,但是又搞利益交换,是经济问题。周永康的儿子做生意,周永康自己嫡系蒋洁敏打招呼,就可以获得5.4亿,侄子就可以获得2.1亿。周永康给自己嫡系说曹勇正是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曹永正就能空手套7.8亿。周永康给自己的嫡系打招呼,隐形情妇就可以获得几千万的利益。这样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互相渗透,范围越是广泛,给党带来的政治隐患就越大。在这一点上,令计划和周永康同出一辙。西山会的成员陈川平,慷国家之概,给令计划的儿子送了一辆法拉利,作为加入西山会最好的通行证。令计划伙同妻子和山西老板打成一片,敛财有道,在日本购买两套别墅当时3.8亿美元,现在价值5.8亿美元。在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渗透之后,令计划就在西山会里呼风唤雨,搞起了山西的派别活动,不但在党内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也成为党内的政治隐患。

除了中纪委六次全会公报指出的两点之外,令计划儿子车祸之后周永康和令计划还有抵抗组织、欺骗组织等问题。本来周永康和令计划的交集不是很深,但是在令计划儿子车祸后,为了隐瞒组织令计划就靠周永康来帮忙掩盖问题。这就让党内的两个政治隐患代表人物走到了一起,成为对抗组织、隐瞒组织的典型,也让周永康和令计划最后成为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是蚂蚱早晚都要蹦跶的,只要你蹦哒了,就会被捉住的。周永康和令计划也是如此。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