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monk:读书

【3月6日讯】对政治经济学是外行,但承蒙惠寄赐读,也只好勉为其难写上两句,拖遝多日,迟複为歉。

政治经济学奥妙难详,私下对它却是非常的钦服。因为只要看到这个名字,就令人肃然起敬,堪与原子物理学、解析几何学、环境生态学、製造工艺学等等真正的科学并列,极尽鱼目混珠之妙。

不知国外是不是也有这门学科?在中国,几乎所有大学所有专业都把它列为必修课程,足见其重。名字精妙,内容也就深邃,云天雾地,高深莫测。常有学生三、五年读下来,竟不知所云。

依我浅见,其实不如通俗化,改成「权钱学」。政治者,权也;经济者,钱也。在中国,有权就有钱、有钱就有权。三年功夫,仅三句话就可以概括了,无须装得高深。

其次,我也不太恭敬中国的「专家」。用先祖的话说,它们不过是附在某个利益集团皮上的毛,冠冕堂皇的立论,常常是一个引诱读者的陷阱,后面大抵都有一个非常现实的利益目的,就如某某明星做商品广告。(这年头教授摇唇鼓舌四处赚钱越来越像商人,商人现身讲坛着书立说越来越像教授。)

这篇文章旁徵博引,罗列了许多史料,就这个题材的文体来说,也算得上妙笔生花,但即便如此,仍不敢苟同它的观点。

题为「货币战争」,就有了危言耸听的效果。中国人心理中的战争情愫或许是发育过度,几乎任何事情都要把同「战争」扯在一起,以正视听。先祖就说过,某某「斗争」要天天讲、年年讲,久而久之,这似乎已经成了中国人思维的定式,这几天打开报纸,扑面而来的都是某某事「初战告捷」、某某事「全面攻坚」、某某事「大获全胜」。救灾就是救灾,是一件踏踏实实、辛辛苦苦要做的事,与「战争」毫不沾边,如果硬要把自然界当成敌人,「战天斗地」,征服之,掠夺之,最后受惩罚是人类自己。

不待大自然来惩罚我们,我们自己已经身受其害了。若干年前,就有坊间朋友告诫过我:出门如见敌。也就是说出门就要处于一种「战争」状态,起初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真算得上至理名言。出门旅行,无不草木皆兵、人人自危,脑细胞不得不高速运转以适应这种状态,完全有悖于休闲放鬆的初衷。小事如斯,大事益甚,官场如战场、商场如战场,不讲规则,不讲诚信,讲的是谋略,讲的是孙子兵法,讲的是「三十六计」。社会现状,人人可见,无须赘述。

既是「战争」,目的不言而喻。现在中国人对钱的兴趣已经达到了贪婪的程度,难道还想把全世界的钱财都占为己有吗?这种廉价的「爱国主义」在中国被政客们不分是非地推崇,这些貌似可爱的「爱国者」们难道就不怕最终把中国引向一场万世不劫的灾难,就如当年欧洲的犹太人一样吗?

钱来有两种:一种如美国的比尔盖茨先生,通过为社会创造财富获得利益;另一种如我们的中国「专家」教诲(唆),鼓励通过种种卑鄙的手段从社会其他成员身上攫取,您可以比较一下这两者的区别,善恶自明。

概言之,中国的社会是非不分、中国的专家误国误民!

信马由缰,走得太远了,就此带住。也趁复函之便,遍发诸君祈教。虽明有班门弄斧之嫌,也暗含抛砖引玉之意,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2008.2.21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