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法系统扩至街道 专家:政权严重危机

中共政权风雨飘摇,日前中共印发新的《政法工作条例》,特别强调「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并强调了「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及至乡、镇、街道要配政法委员。专家指中共面临前所未有的政权危机,除了压迫已经没有出路。

中共政法《条例》强调「党」对政法工作的「绝对领导」,指导思想则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条例》指,县级以上地方党委首要职责是「统筹事关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以政权安全、制度安全为核心的政治安全重要事项」等。

《条例》第六章的请示报告制度则规定,如果出现影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具有全国影响的重大突发事件重要进展和结果等,要向上级报告。此外内容还包括,县级以上地方党委设置政法委,而「乡镇(街道)党组织配备政法委员」。

这一新条例出台后引发砲轰,有人将其与1967年文革前中共颁布的「公安六条」对比,直指是「新版文革」,称这是「国内政治势态急转直下的信号,是中共法制环境极度恶化、法律全面失效的具体表现」。

北京民主人士高洪明发文称,「党对政法工作绝对领导之下,中国司法无独立可言,无公正可言;中国臭名昭着的709人权律师案就是铁证。」并且「乡、镇、街道都派驻政法委员,足以说明中央政法委的权势已经权倾朝野。」

对于条例中强调的党对政法的绝对领导,文章质疑,对中国政法领域出现的假丑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冤假错案,要不要对党绝对追责?

专家:中国社会矛盾大爆发 要出问题

对于现在中共出台《政法工作条例》的背景,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对表示,中国社会现状明显是有问题的,因为经济出问题后,所有的地方都受影响出问题,导致社会矛盾严重。

针对外界尤为关注的乡镇街道党配备政法委员的说法,石藏山表示,这说明两点,第一,中国社会矛盾大爆发,将出问题,第二,政法委权力再次加强。

「中共以前最基本的管辖是派出所,包括街道、乡镇都有派出所。现在由政法委直接领导乡镇街道,是继续深入往基层走,加强政法也就是维稳的力度。他们认为要从最基层的问题做起,这个跟大陆的意识形态全面向左转是非常有关係的。」

石藏山说,这显示以前一套「维稳」的机制已经不够了,各种抗议,有组织的抗议太多,现在政法要独立下来一条线。而中共以前的机制已经很庞大,现在再加一个机制,所以以后会更为混乱。

中共司法工作就是保卫中共政权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接受记者採访时也表示,跟近期整个中国大陆的形势有关,从经济上来说,这幺多年经济发展作为中共合法性基础的主要替代品不能继续下去了,新的又找不到, 中共唯一採取的措施就是加强镇压,包括对宗教信仰、少数民族、不同声音的打压都很厉害。

横河说,这个条例也说明了政法是党的工具,整个司法工作就是保卫中共政权,而不是为了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人民利益。

对于这一条例明确中共对政法的「绝对领导」,横河说,这是中共政法委从隐藏在背后走向前台,儘管之前也说中共领导,但没有这幺赤裸裸。中共一直对外宣称「司法独立」,包括孟晚舟的案子,拘捕两个加拿大人,但整个条例直接了当说明,司法完全都是中共的控制。中国司法独立、依法治国的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共自己。

中共遇建政后前所未有的危机

近来中国经济下行,债务危机,外资撤离,从去年开始的贸易战,一带一路的遇挫,国际社会的围堵,让中共政权风雨飘摇。

在17日的中共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公安部长赵克志特别强调,绷紧弦防範抵御「颜色革命」。21日,中共举行省级党政军一把手「防範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特别强调防範政治、经济、社会和科技等多个领域的重大风险。

横河对此表示,中共政权危机不仅是经济,而是全方位的,可以说中共建政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幺严重的危机,即使是文革结束的时候都没有那幺严重。

「现在的危机可以说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更重要是的『信用危机』,中共没有办法来解决这个危机,没有手段和能力,因为是内在的矛盾引起的,中共面临建政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一定会加强对内的镇压和管制。目前只剩下这一个手段。」

石藏山也表示,这显示中国内部出了很大的问题,社会矛盾已经全面爆发,不只是老百姓和中共之间,中共内部的矛盾也全面爆发,中共非常恐慌,但他们不会从体制方面走,只能回到原来的老路,加强控制。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