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均:再见广州

来广州前,我已写了两年的文章,从曹顺利去世,到新公民运动主要成员被抓,再到香港占中,直到709大抓捕,一直没停过。当然由于我署名不断更换,故没啥知名度。来广州的火车上在各大群里发出的《我为啥南下调研?》,广州公民圈一点反响也没有,没有人主动和我联繫。我原以为广州公民会非常重视我南下,会主动相互通气联繫好,主动联繫我。而事实上,从17日发出此消息到我离开的今天23日下午3点,没有人主动联繫我。反而是我主动联繫公民、律师,求他们见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一到广州,就得知广州参与2015.12.27聚餐的公民朋友陆续被广州土匪约谈,造成广州公民圈入冬以来最大的寒流。我中午12点联繫的朋友,下午3点接到国保土匪见面约谈笔录电话,马上决定不见。第二天下午刚见过面的朋友,半小时后被派出所带走,直到走前一天还有朋友被约谈。据葛文秀律师说,广州警方对这次聚餐约谈的目的,就是想找组织者、策划者,并网逻罪名实施抓捕。葛律本人也被约谈,要求笔录,被葛律拒绝笔录。我打电话他时,他正在派出所被喝茶,他没接。过一会他打过来,问我是谁?我说晚上爱忠请吃饭,您一起来吧,他问清楚地址后,我便挂机了。

我赶到饭店,发现王爱忠早已在包房里等我了,寒暄认识过后,范一平老兄来了,他是广州民运的前辈之一,老资格的公民。我拿出手机,卸载电池,要求在场朋友们卸电池,苹果手机无法卸,要求关机。这是广州公民聚餐首次要求卸电池,在座的都是第一次这样做,很不习惯,但配合着做了。第二次聚餐在珠江大酒店二楼,当时要求卸载电池,有人不配合,我只有展开武术表演,直到每个人都卸载电池或关机为止才停下来。从手机卸载电池的这件事看,广州公民圈的安全意识太差,在聚餐照片上传网络且人人被约谈笔录后,聚会聚餐还是不採取积极的必要的安全措施,我的要求除了确保我的广东之行能顺利外,也是为保护广州公民的安全。保护别人就是保护自己。希望今后广州及全国公民都要养成聚会聚餐卸电池的习惯,确保聚会的每个人的安全。这是非常必要的安全措施。

同样是广州公民,阿基和匡妈的安全意识最好。他们非常认同「自己的安全,直接关係到朋友的安全」的理念,聚会自觉卸电池。

南方街头举牌运动,创新出一条不同于北京的新公民运动、代表未来中国街头革命前进方向的、对全国新公民战争具有示範效应的一条新路。南街勇士近年来涌现出的公民精英,既有中国公民精英中的领袖人物郭飞雄、唐荆陵,又有张圣雨、谢文飞、孙德胜、王清营、袁新亭,更有主动出击、引领法庭辩护新风、为人权律师打开辩护新思路的王默,可谓群雄辈出,引领风骚,风景南街独好!南街运动打破公民对专制暴政的害怕恐惧,对全国街运的形成和发展,起到很好的带头示範作用,极大地鼓舞全国公民的抗争行动。受到国内、香港、台湾、澳门,及海外民运人士、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对全国的南方街头运动的核心成员损失之大,不亚于新公民运动。我总结「南街」和「新公民」核心成员的个人和团队的安全保障措施差,安全意识不强,低估土匪流氓打手奴才的无底线,是南街运动受挫的原因之一。加强安全保护措施,增强自身对敌斗争的智慧和反侦查能力,保存南街精英实力,避免南街公民精英再遭损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火种在,随时都可燃起熊熊烈火。保存南街火种是每个广州公民的责任和义务。南街运动不仅是南方街头的一面旗帜,而且是全国公民反抗流氓专制的一面大旗。保存好南街火种,就是为全国公民推墙树立一面大旗!

这次本来是专程来给良心犯家属温暖、送爱心、送信心的,但由于家属不重视,组织不力,自始至终未能见到良心犯家属,非常遗憾。只有让李非转告了。针对国内外给良心犯寄明信片的做法,我认为寄明信片固然是件反映我们是否团结、威慑土匪的好事,但给良心犯家属送爱心、送温暖、送信心更重要,对转化家属、促进家属醒来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我在广州公民圈提议併发起「给良心犯家属送爱心送温暖送新年礼物送信心」活动,得到与会的李非等积极响应。希望在春节前后在全国公民圈展开。

亮均

2016.1.3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