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国内遭强拆 加大陆移民国会抗议

守卫情况下,强拆了我们家的房屋。两天后,半夜,把我叔叔、婶婶从睡梦中强行拉出房屋,强拆了我叔叔家的房屋。我叔叔跪在地上向他 们磕头阻止他们,他们都无动于衷。」

亲人国内遭强拆 加大陆移民国会抗议
孙武俊走到加拿大国会山,就是为国内遭遇强拆的亲人寻求公正。(摄影: 李华明/ )

为了在国会山为父母讨个说法,孙武俊已经把家搬到了渥太华。已经是加拿大永久居民的孙武俊说自己这样做「就是为了讨个公正」,他说:「家裏受到了那幺大的冤情,在这里,至少这口气要出来,要揭露宁波市江东区那些祸害百姓的贪官污吏。」

了解到孙武俊遭遇的加拿大人对孙武俊夫妇有鼓励,有称讚,也有对中共体制下的强拆表示不满。

因为大陆强拆、黑监狱此起彼伏,孙武俊的一位网友製作了一个关于暴力拆迁,黑监狱非法对待访民网站 www.chinapetition.net,他从网友那下载了一些录像在播放。

「大喜日子」遭遇强拆

2009年6月份开始,宁波市江东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城管执法人员结合黑社会人员开始对戎家村民进行骚扰,其未经拆迁人委託,非法强行拆除村民房屋,故意扰乱拆迁秩序。

孙武俊2009年夏天回国结婚。江东区城管于8月25日向孙家发送行政处罚书,处罚书中限期拆除他们所谓的部份『违章建筑』。孙武俊向记者出示了「宁波市江东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甬东城管罚(2009)第10034号)」的副本。

10月2日是孙武俊的结婚典礼。他们在两个月前就给村里的亲友都发了请帖。虽然城管们带来的决定书上称,孙家可以在接到行政处罚决定书之日起,3个月内直接向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但据孙武俊介绍,就在,在孙武俊和妻子领结婚证的当天,城管、法院、警察勾结黑社会人员200多人赶来强拆。孙武俊说:「宁波市江东区政法委的人也来 了,包围了我家,他们以江东区政府的名义,要强拆我们家其中部份所谓的『违章建筑』,这幺多人来对付我年老的手无寸铁的父母亲。」

「他们故意捣毁了一间祖传老房子,他们造谣说我们家有小部份房子是『违章建筑』,在他们所谓的『违章建筑』的房间墙上和屋 顶上砸出了三个大洞,藉此激怒我父亲。如果我父亲有半点反抗,他们就会以妨碍公务罪拘留我父亲,因为拘留可达15天。藉此威逼我父亲在拆迁协议上签字,才会放我父亲出来。因为我的结婚大典是在。」

孙武俊说:「结婚大典是我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也是我父亲最重要的事情,他只有我一个独子,他如果不能参加我的婚礼,整个家庭会感到遗憾终生。为了不给我们的大喜日子抹上永远去不掉的阴影,我父母在那天一直强忍悲愤, 没有中他们圈套,和他们起冲突,无可奈何的任由他们胡作非为。」

孙武俊悲愤地说:「至今每当我母亲回忆起来当时受到的欺凌时,就万分激动,忍不住痛哭流泪。」

孙武俊说,遭到强拆的并不仅仅是他的亲人,他说:「当地政府和开发商(宁波市江东区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勾结,整个戎家村和东郊乡的老百姓都是受害者,许多人家被强拆、剋扣平方。」

祖孙三代受害上访无门

据孙武俊介绍,他父亲于1988年在自己祖传的老宅基地翻建住宅,虽然村里已经批准,但因为他父亲没有向江东区东郊乡的地方官送礼、请客、拍马屁,他父亲翻建住宅遭到百般阻挠。

孙武俊说:「1989年开始,江东区东郊乡还故意停发我奶奶赖以生活的老保,期望以此为要挟,迫使我父亲向他们求饶说好话。但我奶奶和我父亲都是要强的人,没有向他们屈服。他们总共剋扣我奶奶长达6年的老保,至今没有补偿。整个戎家村里的人都知道我奶奶被停发老保。虽然在1995年后再次发老保给我奶奶,但他们一直也没有向我们赔礼道歉,还强辩只是停发3年老保。」

遭到强拆的孙武俊的父母和叔叔上访无门。他们曾多次到市级信访办和政法委上访、并致信上级政府,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结果。据孙武俊讲,多次上访,就会被赶回来,上黑名单,甚至被关进黑监狱。「那些所谓的『政策法规』,其实都是他们说了算,」 孙武俊说。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