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这样的「民主评议」当然只能是假民主

【3月25日讯】「民主评议」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概念,现在有些学校给教师评定职称实行的就是「民主评议」,谁来进行评议?由校长、副校长、工会主席这些领导加上一、二个教师代表组成评审小组,或评审委员会,对申报职称的教师进行打分,然后根据教育行政部门给予学校的名额,决定谁能上,谁不能上。

前不久,我回故乡温州一个县级市过春节,听说这样一件事,一所中学在职称评审时,共有12人申报一级教师,而行政部门给的名额只有10个,经过学校评审委员会的「民主评议」,有两个人被刷下来。按规定教师晋升高一级的职称,必须要符合推荐评审条件,有一些甚至是作爲硬杠子规定的,比如担任班主任工作的年限等,结果通过的10个人中竟然有人连这个硬杠子都没有达到的,可见这个「民主评议」是有问题的。未通过的两个人,分数排第11位的A,有7年教龄,排在最后的B,只有5年教龄,平时的教学方面也不如A,这是衆所周知的。随后发生的事让人费解,校长告诉A,如果能让教育局增加一个指标,就可以给你评,你先起草一份报告送到教育局。报告写好了,校长看后又让A修改一下,申请多要两个指标。追加的指标终于下来了,不过只有一个,校长让A、B两人都重新準备材料,再次申报,然后进行「民主评议」,结果是,原先落后的B以四票获得晋升资格(评议小组由七人组成),这四票来自校长和三个副校长,A再次黯然落选。

这件事,表面看起来可以说滴水不漏,校长可以在桌子上信誓旦旦地说,这是 「民主评议」的结果,是多数决定,四个校长就是四票,加上工会主席就是五票,在评审委员会中是绝对多数,他们的选择都是按照既定的「民主评议」程序进行的,无可挑剔。A尝到了「民主评议」的苦果,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但他幷没有想到,这个「民主评议」本身就是有水分的。仔细分析这其中的奥妙,我们不难发现,所谓民主评议,不过一个幌子,难有公正可言。

先来看这个评审小组的构成情况,7、8个人的小组,其中正副校长等领导占去5人,是大多数,在这个小组中,普通教师的民主权利、利益诉求实际上不可能得到伸张,因爲领导层作爲一个具有最大共同利益的小圈子,已经先天拥有了绝对多数权。

再追问一下这个所谓的评审小组的産生方式,是以民主的方式産生的吗?爲什麽校长、副校长、工会主席天然便是评审小组的成员?如果这个评审小组不是以民主的方式産生的,缺乏程序正义可言,那麽,这个所谓的「民主评议」,实际上还是单位领导说了算的一个变种,而非真正的民主。

因此,当追加的指标下来,A天真的认爲自己够条件,守株待兔的时候,他不曾想到,这中间,很可能会有许多不爲人知的猫腻。僞民主催生假公正,他的落选出乎自己的预料,而在我们旁观者的眼裏,却是可以想见的。

这个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使我有了一点感想。类似的「民主评议」不仅在这所学校或其他学校存在,不仅在教育这个行业存在,在其他不同的领域也一样存在,实际上还是单位、领导说了算。这样的「民主评议」,实质上还是家长制的一个变种,不可能体现真正的民主。

在披上「民主」的外衣之后,领导的主导权、选择权毫髮无损,而且使用起来得心应手,说起理由来堂而皇之,即使发现其中的猫腻还不能指责,因爲他们是「民主」决定的,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因此也没有一个人爲此负责。这种弹性极大、伸缩自如、同一时段可以对同一个人得出不同结论的「民主评议」,某种意义上还不如领导决定、领导直接负责的「非民主评议」,是好是坏,所以的一切责任都要由领导个人来承担,他没有一个挡箭牌可以闪避,不能爲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在程序正义,以及其他监督程序缺席的情况下,「民主评议」之类很容易成爲某些领导玩权弄权、作僞耍巧的道具,评议小组或评审委员会既然不是选举産生的,又没有办法对他们进行约束,全凭他们自己的个人道德自我约束,这种约束当然是很脆弱的,这样的「民主评议」又如何能体现出民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