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长假经济还是长假政治?

【5月7日讯】与春节长假相隔不过二个多月,又是「五一」长假,电视上报导说,长假期间故宫人满为患,高峰时日人流量远远超过了故宫的承受能力,其实何止一个故宫,大凡热门一点的景区、景点无不如此,可怜的国人只能享受人挤人的权利,说是旅游休闲不过是看人头、轧热闹而已。按当局的意图,每年硬梆梆行政安排的三个长假,是为了拉动内需,扩大国内消费,美其名曰「长假经济」,「五一」、「十一」被称为「黄金周」,极力鼓励老百姓出行游玩,至于其他的一切根本不予考虑。划一的长假真是令人讨厌,一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要让所有人在同一个时间出游,这是一件多幺可怕的事情。我住在号称「天堂」的杭州,每到这样的长假,我到西湖边去走走的念头都不敢萌生了,从湖边的宝石山上看下来,密密麻麻的五彩人流布满了白堤,足以令人望而生畏。在汹涌的人流面前,任何美丽的风景恐怕也美不到哪裏去了。这样的旅游,完全背离了休闲放鬆的本来目的。

也许更可怕的还不是在拥挤的人流中消耗假日。每年三个长假,意味着将一年的时间分割成支离破碎的三段,打乱了国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刚刚过完春节,「五一」到了,一切又得暂时停下来,等到恢复正常,喘息甫定,「十一」又要来了,等「十一」结束,离春节已不远,如此循环往复,国人始终在长假经济的夹缝中生存,长假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主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即使你不想出行,不愿去商场血拼,你也过不上正常的生活,因为那些与我们社会生活相关联的服务部门,也要受长假的影响,不能按往常那样运转。特别是春节,更是如此。除了听鞭炮声之外,什幺也干不了。

所谓长假经济,无非就是要从国人的口袋里掏钱,至于其他的好处实在看不出来。国人是要休假,但也可以轮休,不一定一窝蜂的来。简而言之,长假经济本质上还是长假政治,是典型的官家意志和行政主导生活。我们知道,极权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徵就是高度意识形态化,或者说泛政治化,一切都是政治,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都是政治,谈恋爱、结婚也是政治。到后极权社会已经没有那幺泛政治化了,个人获得了一些可以自主的生活空间,比如可以决定自己家裏窗帘的花纹图案,可以决定地板的材料、品质、颜色,可以选择不同牌子的家用电器,可以选择穿不同式样、不同色彩的服装,等等。换言之,我们在物质层面确实有了许多不同的选择余地。即使在娱乐消费方面,我们也有了非常多的选择,我们可以选择喜欢哪个歌星、影星、体育明星,也可以选择不喜欢哪个歌星、影星、明星。然而,也仅仅如此而已。不要说远的政治,说我们中国人连边也摸不到的东西,就是长假这样的决定,中国人又哪裏有表示不同意见的机会?就是我这样一篇微不足道、不触及任何敏感问题的小文,广袤的中国也没有一家媒体可以发表。说到底,我们从公共生活到私人生活,仍然都置于行政掌控之下,只是常常被我们自己忽略了而已。@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