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老徐郎:黄华华的“罪与罚”

【10月19日讯】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的人,为了躲避法律的制裁,常常亡命天涯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然而,有一种人常常例外,他们揹负恶名却称霸一方、血债纍纍仍八面风光,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罪犯,也是文明社会的一种「怪胎」。黄华华便是其中比较出色的一位,如今,这位被世界上十多个国家起诉犯下「反人类罪」的主儿,竟準备带上数百人来加拿大「赶大集」了(庆祝广东和卑诗建立友好省份10週年和广州与温哥华友好城市20週年),这对华人来说是「家门不幸」,而给一个涉嫌犯下「反人类」罪的人舖上红地毯 ,这是温哥华的羞耻。

在中共的官场上,能够顺利躲避无数次政治运动的血雨腥风而岿然不动的,被认为是最昏庸无用和不讲廉耻之徒,细看黄华华的履历,就会发现,此人文革的巅峰年代入党,四人帮最猖狂的时候提拔,一个「臭老九」在那个年代,明哲保身已经不容易,却能奇蹟般地当上革委会的副主任,没有几把刷子是扛不下来的。从1978年开始,此人做过近10年的省地市团委书记,他身处「倡风气之先」的广东,其间居然历经「反自由化」、「批判精神污染」而不倒,足以看出绝非等闲之辈,至少比当年中共的胡耀邦或广东的袁庚等人要圆润成熟且明白得多。啰啰嗦嗦讲这些,只是为了说明,后来他担任广州市委书记和广东省委书记期间,对法轮功所採取的暴虐行为,并不是出于对一种精神运动的是非判断、也不是出于对信仰团体的群体愤怒,而是一种「犯罪惯性」始然。说白了,他是一个死心塌地的打手,指哪打哪,历来如此,属于惯犯。道义、人格、是非,在黄华华这样饱览「反右、文革、六四」风云的人眼里,如同舞台上戏子的鬍子,中看不中用,对权力的过度癡迷早已经让他发狂。在中共的酱缸里,一旦堕落,人性便不复存在。

有确凿的证据显示,黄华华在任期间,广东省多达9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09人被非法拘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早在就发出了编号为 GD-00001《对广东省省委、省政府黄华华、李长春、王华元等人的追查通告》。加拿大是对人类普世价值推崇备至的国家,「加拿大移民和难民保护法案」第三款明确规定:如果有合理的依据可以认定申请来加者犯有反人类罪,那幺这个人就不会被允许进入加拿大。我们可以预见,像黄华华这样的官员一旦被允许进入加拿大,将向公众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即加拿大容忍群体灭绝和对基本人权的伤害。儘管马田政府为了「太平洋门户」的构想,在和北京打交道中儘量放软身段,用减少呼吁「人权」的分贝来博独裁政府一笑,进而乞盼对手来加拿大「散金」,但如果因贸易诉求而向一个罪犯敞开大门,那幺,加拿大包容、多元的价值观将被彻底动摇,全世界都会看到,在利益面前,马田政府不惜再一次向一个人权记录最差的大国弯腰献媚,令枫叶之国蒙羞。

黄华华的罪与罚,或已天定。加拿大的理与节,早已昭然。现在是考验加拿大自由党政府的时候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