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网络空间的主权 在民不在官

近日,中共当局对大陆网民用以「翻墙」了解国际信息的VPN服务展开了新一轮大力封锁。多家提供网络代理服务(VPN)的公司1月23日表示,中共近来加强了对VPN的屏蔽,这是继继Google的Gmail邮箱服务被封禁后,中共又一个加强网络管控的动作。

VPN 是虚拟专用网络(virtual private network)的简称。使用者可以通过VPN的代理服务器,绕过中共防火长城,浏览境外网站信息。

自2010年Google宣布不再配合中共审查,之后Google的服务产品不断遭受中共的限制、封禁,上个月发生的Gmail被封禁,显然与Google对中共网络审查的抵制态度有关。

有报导指出,Gmail与近日的VPN被封禁,不仅对大陆普通网民「翻墙」造成困难,也对在大陆的中小外企造成很大影响,因为许多大型企业能够支付起互联网专线。

其实中共对代理服务VPN的管控、封禁从未停止,只是中共做任何事都不是依据法律而是上峰指令,因此对VPN的封禁也是时松时紧。2012年,供应商Astrill就曾告知用户,中国的防火墙已经可以「自动识别并封锁VPN」。虽然不是所有的VPN提供商都遭到封锁,但已经有不少受到影响。

《德国之声》报导,互联网研究学者安替当时就担心,如果对VPN的管理形成政策,那幺下一步可能就是只有注册的机构才能使用,那就等于把VPN的数据传输变成了CCTV的传输信号:「那便是国际信息交流的大倒退。我不认为很多国际公司能够接受这种管制。」

有关这次对于当局封禁VPN服务,《环球时报》报导称,一名网络安全分析师此前指出,在中国提供VPN服务的公司必须在工信部登记注册,未登记的VPN服务商将不会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

「环时」还报导一名中国国家创新与发展策略研究会的一名网络安全专家秦安的观点,「当局显然不能忽视这些(VPV)服务,因为它们影响了我们的网络空间主权。比如,可以被用作达成某些不明目的的捷径是一定要被封的,即使封掉可能会影响其他使用得当的人。」

在「环球时报」与中共所谓专家的逻辑中,中国人的行为、思想的主权不在个人,而在中共当局手中。该知道甚幺不该知道甚幺,以及该想甚幺不该想甚幺都由中共政府做决定。如果是这样,中共大陆施行的「菜刀实名制」,其实应该改为「禁菜刀令」,因为按照这所谓专家的逻辑,「为了不让某些人不正当地使用菜刀杀人,我们也要禁掉,即使影响了那些正当使用菜刀切菜的人。」

笔者以为,网络空间的主权,在民不在官,即使制定一些相应管控的法律,禁止人身攻击、淫秽黄色等信息的传播,也是基于保护民众的利益而不是为维护当局政权。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