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薄案庭审——没有悬念的结局

在各国特务的反测谎训练中,有一个利用测谎仪漏洞的窍门,即用小谎言掩盖大谎言。撒谎者在撒一个重要的谎的同时,撒一个即使被识破也无关紧要的小谎。而测谎仪只能显示这个时段,被测者在撒谎,却很可能分辨不出他一口气撒了两个谎。之后被测者再抵死不认这个小谎,把测谎者的注意力集中在小谎上。

这次济南上演的薄案庭审戏,也是同样道理。

首先是公诉人避重就轻,被告人六大罪行中,迴避「活摘器官,贩卖尸体,阴谋政变」等重罪,单提「贪污,受贿,滥用职权」这三项现任党政领导,几乎无一清白的「轻罪」。同时,薄熙来在法庭上,「底气十足」,「义正词严」地翻供,拒不认罪。

从官方公布的庭审流程中看到,公诉被告证人之间,似乎经历了相当激烈的庭辩。五天的庭审取证,看似信息量庞大,但仔细研究却发现,看似公正严整的庭辩,其实都是些无足轻重的细节,推论。抓住这三条在中共官员中算不上是罪的罪行,长篇大论追根究底。而薄熙来的表现却一问三不知(不知道,记不清,与我没关係),看似嚣张的翻供,其实却严守不牵扯政治问题,不牵扯其他重要官员的底线,把公众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个别经济问题的细枝末节上,公开庭审的目的之一已经达到。

薄的翻供,即使与上面的原计划有所背离,但绝非完全出乎当局意料之外。中共当局也绝不可能把这样一桩无法掌控,涉及高层内幕的案件,拿到公众眼皮下。背后的博弈,早就在进行也一天没有停止,但在薄案上却是已经达成协议,当局非常有把握的一点,就是薄熙来如何「翻供」不认账,都不会自行触动政治黑幕,不会主动牵扯其他仍在位的重要官员。在这个原则下,薄即使有甚幺不在原计划中的异动,也于「大局」无足轻重。

其实,薄熙来认不认罪都无所谓,该定甚幺罪该如何处置背后早就商议妥当。大家是否记得当年公审「四人帮」?尤其江青,甚至在公堂上慷慨陈词,为自己辩解。最后,不照样囹圄后半生?!

因此,薄熙来案件也不会有甚幺悬念,戏是要演足,结果却甚幺都不会变。这从公诉人避重就轻提出那三条罪行时,就已经表明了。宣判时,来个证据确凿,无法抵赖,判个无期,几十年,都无所谓。事件已然定调,即给王立军闯美领馆事件划下句号;又向民众表明当权者反腐的决心。不动根本,不提另三项重罪,在薄案上把薄熙来身后的周永康和江泽民作了切割。

因此,各位看官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中共当局身上,指望着审薄能审出甚幺正义。当出戏看就得了,整个审薄案,本来就是当局设计的一出包含谋杀、背叛、家庭伦理,甚至狗血情爱的闹剧。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