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选

10月22日,香港佔中进入25天,21日,港府与学联进行了第一次对话。对话结果,如众所料,并无实质成效,佔中民众表示将继续抗争。

在学联提出的重提整改方案,开放特首候选人提名等要求下,港府的几点建议全部落在2017年之后,被学生领袖称为「虚招」,无益解决目前局面。

从上週开始,港府便开始出动警察以清理道路为名,试图驱赶抗议民众;同时又公开表示随时可与学联谈判。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段,加上此次谈判中,港府无任何有实际意义的提议可看出,港府彻底执行中共中央的决定,不对抗命港民有任何让步。所有做法,包括谈判均为驱散佔中抗议民众为中心目的,并无真心听取民众意见。港府的意思很明确:中央已经决定的事,决不能更改,2017的选举只能是假普选,有甚幺要求咱们2017年以后再说。

会谈中,港府代表林郑月娥回应学联代表发言道:香港不是一个国家,需要服从北京当局的法制体系,必须符合「一国两制」。

首先让我们重温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中「一国两制」的内容:(二)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国防事务属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

(三)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现行的法律基本不变。

(四)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由当地人组成。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以上内容可以看出,香港无需遵从北京的法制体系,除外交和国防事务,香港特区享有对港的所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司法权。那幺香港的政改并不属于外交及国防,港府完全有权自行制定选举程式,只要不违反「由当地人组成。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的协定。

在这种情况下,北京控制港府通过提交政改方案对「一国两制」落闸关窗,不仅不按承诺的允许香港保持民主体制,反而用假普选代替真民主,港人会提出反对并抗命,是理所当然的。

另一方面,此次雨伞运动中,抗命民众及学生提出「梁振英下台」的要求,重要原因就是梁振英就属于这种「假选举」产生的港首。

做为香港特首,本应站在港人立场,从港人利益出发,为港人从中共政府手中争取权益。而梁振英,自他上台之日起,就专心一意做中共治港的代理人,没有为港人的利益说过话办过事,港人反对这种对中共唯命是从与港人作对的特首,要求其下台也是理所应当。同时,为了避免张振英刘振英继任,港人才会要求真普选,期望能选出真正代表港人利益的特首。

虽然之前的特首如董建华曾荫权也是中央指定,但那时港人还对北京的承诺抱有希望,指望通过政改达到“真普选”,而8月30日的人大通过的政改方案,完全封杀了港人实现“真普选”的希望,从而引发这场公民抗命的“雨伞运动”。

综合以上,从《中英联合声明》的“一国两制”内容上看,港民要求的“真普选”完全符合《声明》内容。一部分大陆民众被党媒影响,认为香港回归之后就是中国地盘,中央有权对其行使主权进行管理,其实他们没想到,这样的行政干预,已经严重违反当初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中共的背信与违约造成这次公民抗命运动,而不是港人无理取闹,成心想搞乱香港。

责任编辑:朱颖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