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东:「送中」恶法是中共攻陷香港民主社会的最后杀手

香港自由港的特定地位,决定了它一直就是光明和黑暗征战的拉锯地。1949年以后,这个与中国大陆地土相连的东方之珠,成了中共这条大红龙垂涎欲滴的必得之物。中共以香港中国银行为据点通过金融干预和特务活动不断尝试对香港渗透。1967年乘着中国文革,中共在香港策动了「六七暴动」。边境上直接进攻,城市里到处置放炸弹,暗杀新闻记者,策动大规模的打砸抢。香港军警被杀、市民被炸,整个城市陷入红色恐怖。幸而港英当局及时採取对策,红色恐怖占领没有得逞。

1997年,英国租赁期满,鑒于对中共独裁专制制度的恐惧,香港市民和大量港资纷纷準备出逃。为了顺利接收,中共想出了「一国两制」的骗局。以保留香港民主制度为承诺换取稳定接受香港。但是专制统治政权其实从来没有打算真正履行「一国两制」,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

所以,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共已经着手对香港的全面占领。1990年原中共党刊《求是》总编熊复的祕书许杰良找到我,要出一本书,书名就是《香港问题和一国两制》。他们的準备早在那时候就开始了。在资本布局、传媒和文化控制、官员的拉拢腐蚀、重要商人利益引诱等等方面,中共有一个完整计画并一直在实施。1997年前,中共在深圳珠海建了中国最大规模的信息中心,并在全国大批招募靓丽年轻女性,培训并给予深圳珠海户籍,部分直接以工作名义进入港澳。深圳和珠海以律师事务所名义建立了大量特务机构。

最近媒体曝光,林郑特首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被中共收拢。香港有理由相信,建制派大部分成员就是中共地下党员。「反送中」活动一开始,林郑当局表现完全中共式的暴虐就是例证。中共大陆的军警敢于冒充香港警察肆无忌惮使用暴力手段,连警方外籍指挥官都一反常态地指挥攻击。显然经过22年的渗透,中共已经完成了他们大部分计画。

但是,中共还有一个最后难题需要解决。当初港英为了保护民主制度,在港人引渡条例里特意排除了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目地就是设置一道最后的防护墙。确保中共不能因为政治异见直接抓捕香港居民。中共知道只有突破这个防火墙,香港才真正放到它砧板上。「送中」恶法由此而来。送中恶法其实是中共成功占领香港的最后一个杀手锏。恶法通过,香港的最后防火墙就被打破了。

如果没有香港市民这次奋起反抗,香港就在彻底沦陷了。香港就会成为中共计画中的包括深圳、珠海、香港、澳门在内的「香港都」里面的一个城市而已。

天佑香港!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