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参与政治 就是与己为敌 (Beckon)

不参与政治 就是与己为敌 (Beckon)

Beckon

台湾和美国都有不少人声称政治骯髒腐败,且以不关心政治为傲,将政治乱象的责任全推给「政客。」他们忽略了政治影响我们各方面的日常生活,小到材米油盐的价格和品质,大到子孙和台湾的前途。不参与公众事务,是将自己的将来让别人做主、是与己为敌,纵容政客侵犯自己的权益。

为什幺投票?

这次美国期中选举川普总统的高度争议性引出了支持和反对两阵营的总动员。纽约时报的社论和普渡大学政治系副教授Roxane Gay的投书都呼吁选民将这次投票当作决定国家前途的一票。他们指出:

•投票是对民主制度的肯定。投票人数越多温和派的候选人越有出线的机会,减少社会对立。

•民选官员和民意代表的表现虽然令人失望,使我们认为投票是浪费时间无法改变现况。但不投票是纵容、是助纣为虐、与自己为敌。

•我们都希望政治人物完美,负责任、不计私利、为民服务、以国家利益为先。但完美是不可能的。况且投票不是罗曼蒂克的约会。投票需要的是务实、客观的思考和有智慧的折衷。

这次期中选举的投票已结束。根据初步数据,这次选举是美国期中选举首次投票人数超过一亿人。投票率也是50年来最高的。

这次选举,众议院的多数党换位、当选的女性众议员破纪录超过100人、首次有印地安裔和回教徒当选、德州休斯顿的Harris County也破纪录有15位非裔女律师当选法官。这都是因为中间和自由派选民踊跃投票。这选举结果是投票重要的证据。

如何决定投谁?

2016年密西根大学Tatiana Sokolova和 Aradhna Krishna两位学者透过牛津大学出版社发表的的研究报告探讨:当一个题目有不同的解决方案时,挑选的方法是否会影响到决定的品质。

根据他们的报告「要不要随你:挑选和淘汰对资讯处理的影响(Take It or Leave It: How Choosing versus Rejecting Alternatives Affects Information Processing)」,在选择候选人时,如果是以比较喜欢哪一位(choose)的态度来挑选,主观情感的比重会高于客观的评估。若以淘汰(rejection)的态度来筛选时,则相反。淘汰的方式会引导决定者在评估候选人的优缺点时,思考过滤资讯,降低主观印象的影响,增加投对人的机率。

据此,选民在投票时不管是不是喜欢或赞同任何候选人,都应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淘汰方法决定选谁,以提高投对人的机率。

不劳无获-选后须参与

2009年开始的「茶党」抗议震动了美国政治生态。

2011年哈佛大学分析茶党全美抗议及其影响的相关资料后发表「抗争有用吗?(Do Political Protests Matter?)」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抗议有效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引起的连锁反应和波浪效果。抗议使参加抗议者互动、交换意见、形成小团体、成为社会运动者。这些波浪引出其他民众的参与使波浪继续扩散产生足够的力量影响投票结果,因而改变政策和政治生态。

这个报告的研究对象是抗议的影响。但是其他的政治参与也可产生这种连锁反应和波浪效果。关心时事、与他人讨论政治、捐款给候选人或政党、参加游行、投入政党活动等都是广义的参与政治,都有波浪产生和扩散的动力。有动力政治生态才有改变的机会。成为动力的一分子才有影响改变方向的机会。

美国不少台侨支持川普只因为他的减税和反对移民政策。他们参与政治首应关心思考川普的作为和政策对自己和美国的长远影响。

台湾有不少民选首长只作官不作事,若作事是为了利己。台湾民代只会作秀不会问政是公认的弊病。当选人的素质反映选民的素质。提高选民的素质才能改变台湾的政治生态。提高选民素质应是台湾政治参与的重要项目。提高选民素质的工作吃力不讨好,又不能不作。幸好一步一脚印。只要努力终有达到目的的一天。111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