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林德:举起森林一般的手

【7月9日讯】对于求学时期的事,印象深刻的已经不多。只有一件,让我记到了现在。那是80年代初,有一个叫叶文福的部队作家,写了一首诗,叫《举起森林一般的手——制止!》,诗中对一位将军为了浴室的设备竟然花费了50万的外汇的腐败行为,进行揭露和抨击。这个诗作触怒了当局,叶受到了批判,从此从文坛上消失,人们再也没有在印刷品中看到他的名字。我对制度所产生的怀疑,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多年后的89年4、5月间,中华大地爆发了史上规模最宏大,波澜壮阔泣鬼神,以反腐败,争民主为诉求的人民运动,为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举起森林一般的手。包括北京、香港在内的多个城市爆发了百万人以上的游行集会。不幸的是无情的枪弹击穿了民族的胸膛,残酷的坦克履带碾碎了国家的未来之梦,那是在六月四日的凌晨。

残暴的国家机器,摧毁了人民追求正义的脊樑,从那时起直至今天,自由、民主、人权成了禁忌的话题,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鼓噪下,人们也为「赚钱才是硬道理」而绞尽脑汁,耗尽心血。人们的思想也与道德、良心、正义,真、善、忍等人间最可贵的价值渐行渐远。整个社会瀰漫着唯利是图,唯权是趋,唯假是真的风气。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统治者可以让人民知道有腐败,确不可以让人民知道为什幺会有腐败。只要不触及它的源头——独裁专制,便可让人们由着性子去扒分,去耍乐,去饮食男女。人们沉浸在表面的歌舞昇平中,没有再像以往一样,万众一心为国家的前途而发力。只要不触犯到自身的利益,维权就是邻家的事。

惨绝人寰的四川「5‧12」大地震,让万千条曾经拥有最美好称谓的鲜活生命消失了。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祖国的花朵、早晨的太阳、宝贝、心肝、囝囡、淘气包、小可爱,……,在这一刻,只剩下一种称谓叫做」死难者」。从十八到八十的人们,只要神经没有毛病,都毫不怀疑这场惨剧中的人祸因素,是天灾和人祸合力杀戳了无辜的人们。

撕心裂肺的疼痛尚未平复,人们开始思考,为什幺学校会如此之多之快之彻地倒塌,为什幺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越禁越多。地震也非中国大陆特有,邻近的日本,台湾,近年来都有发生。那震级相若,人口密度也不比四川灾区小,相比他邦死亡人数的数百数千,四川的数万是不是让人不解和难以接受。

中国的制度性腐败,不,更确切地说,是腐败性的制度,让人们看到了,它不仅让人们的土地被强征,权益受侵害,还能让你的孩儿读不起书,家人看不起病,让童工在黑煤窑里被搾乾,让你不经意吃上有毒的食品,在看病时吃到假药和毒药。「5‧12」还证明,腐败与天灾为伍,共同收取人命。

我们应该看到,在救灾中,显示了中华民族空前的团结,闪耀出人性中最光辉的一面,救援部队的无私奉献,民众的踊跃捐助, ……,这对生者是安慰和激励,对死者,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如果制度不改变,那不该死却屈死的冤魂,还会不断地出现。即便是杀它一、两个「豆腐渣」工程责任者来填死,也无非在死亡数字上添上一、两笔罢了,悲剧照样会週而复始延续下去。

制度吃人,鲁迅早在90年前他的《狂人日记》中,有过生动的描述。在此,我借用他的笔法——翻开《当今中国》这本大书,满纸都看到发展、崛起、强盛、复兴,每行都有和谐两字,再仔细一看,每一页的每个角落,赫然显现的是——「喝血」。

是时候了,让我们面对独裁专制这堵腐墙,举起森林一般的手——推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