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之鱼:有幸跪着感恩,不幸跪着诉求

【6月9日讯】提到感恩,尼采说:「感恩即是灵魂上的健康」,卢梭说「没有感恩就没有真正的美德」。在我们这里,儒家亚圣孟子曾经说过「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民间流传最广的集体感恩智慧的结晶当然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句话。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对于这种美德,西人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弘扬。到了我们这里就充满了鲜明等级思想色彩的实用性考量。

西谚有:「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把「玫瑰」送给了别人,手里残留着玫瑰的芳香,——抱歉,我怎幺会用残留这个词,西人没有奢求利人娱己的平淡心境充满了无限诗意。到了我们这里却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给你一滴水,你要还回一个太平洋,还的少了,惹我不爽。就算用来责己也太过于高大,「涌泉」的持续性成为无法偿还的感恩债务。

孟子强调:行孝的极致莫过于对父母的感恩。不要以为这种愚孝愚忠的旧思想、旧观念已经作古,在今人看来当还有一定的市场,至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俚言还在大行其道。在一脉相承于封建等级思想的愚孝论指导下,师者既然要像父亲一样尊贵,学生或者子女向老师父母下跪就自然而然了。

据6月6日《《重庆晨报》报导,重庆万州区某中学举行了高中毕业典礼,900多名学生选择向老师行跪拜之礼,以感谢老师三年来的教育之恩。

校方宣称这是学生自发组织的感恩方式,很难让人信服。假如不是学生「自愿」我还没有如此强烈的如鲠在喉的感受——那算还是有点希望的吧!显而易见的是,所谓的自发,不外乎有的学生担心被孤立、被边缘化而「被自愿了」。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这种大多数人的意志消灭少数人意志与权利的事情所造成的悲剧,我们大约是知道了一些。前不久就有小学生「自发组织」投票开除另一个小同学,后来这个被开除的孩子含恨自杀的新闻报导出来。一个缺乏个性张扬及权利意识的社会是如何可怕。

不能不说,我们这里是世界上至少在口头上最尊师重教的国家。900多名高级中学的毕业生向老师下跪表示感恩,倒并非只是一个孤案。我们的眼光如果漫过这些毕业生的头顶,在很多地方的机关衙门前,那些匍匐在地的人们还算少幺?这的确是我们下跪情节的写照。十年冤案受害者赵作海被昭雪,当面对前来「慰问」他的有关人员时,他深深的鞠躬致谢,说实话没有看到他跪下来已经很令人倍感意外了。

前段时间有千人下跪求见市长的新闻出来,假如市长接见了跪着的农民并给了他们一个比较圆满的答覆会怎幺样?我们所能想像的是,这些跪着进行诉求的人们依然会跪着表示感恩。

有司认为你有罪要下跪,后来弄明白错不在你,要下跪!遇逢节日有司慰问,为一袋麵粉要下跪,为一桶油要下跪。谁说「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对一袋麵粉、一桶食油的恩惠,我们也是要报以涌泉的而且还现时得很,到了噗通跪倒的地步。匪夷所思的我们也曾经见识过,领导到病房里慰问,病人因为感恩而「激动死」的悲剧。

国人之下跪感恩情节成为中国社会文化和等级制度生态源远流长的一部分,尤其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样彰显奴性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实施着现代化教育,把追求自由平等和公平公正为己任的校园里。作为老师泰然自若,受之如饴;作为学生谦恭谨慎,诚惶诚恐。我们有着数千年跪着的历史,直到今天还再生产着跪着的顺民,纵观我们的感恩情节成为现实生活之缩影,由此涉及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好像无不如出一辙。感恩尚需要跪着,那幺进行利益诉求时会是一种怎样的姿势就可想而知了。

一言蔽之,不能有幸地跪着感恩,只能不幸地跪着诉求。至于感的什幺恩,怎幺感恩却都是无能为力的了。

来源《天涯社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