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泉:「去讲真相」粉碎恶党的阴谋

【11月5日讯】中共在国内的「头号敌人」—高智晟律师8月15日被中共当局祕密绑架,至今已将近三个月;9月21日又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批准逮捕。国安部违背法律,多次搪塞高智晟的辩护律师莫少平,不让他与当事人高智晟见面。高智晟律师生死未卜,牵动世人心!

据维权人士胡佳的可靠消息: 11月1日下午,高律师的儿子小天宇失蹤,警察不许耿和寻找,后来找到了,恶警们还是继续对耿和谩骂。近三个月来,对耿和母女的恶劣态度使她们再次受到强烈刺激,经常嚎啕大哭,甚至要自杀。

由此,使我不禁想起高律师在家被中共黑手党围堵、跟蹤、谩骂、殴打、暗杀的260多天后,又被国安所迫而浪迹天涯时所发生的事情:中共恶党妄图用对付法轮功的「三招」—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来对付高律师,但也无法让他就範。于是在恶党「黔驴之技」尽显后,又想出更恶毒的「招数」:从精神上拖垮高律师及其家人。

高夫人耿和曾在4月10日接到一个自称「特务」打来的匿名电话:「最近这种跟蹤和骚扰的方式是高层召集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在对高律师的个性、健康状况等综合情况,精心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出的方案;专家们说,如果这种跟蹤方案能得到认真执行,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

自高律师被祕密密绑架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在高家的种种迹象,真是疑点重重。其一,为何高律师绑架、逮捕至今,音讯全无(只据网上透露过的一个不确凿的令人揪心的消息:他被捉后被强行注射一种毒针;但愿这不是真的);而另一方面,中共当局却百般阻拦辩护律师会见当事人高智晟?其二,为何国安特务肆意进驻高家,赖着不走;并反覆对耿和施压,要她多次写保证书?要迫使自己授意已逃出虎口的女儿格格马上回家?其三,为何耿和突然被允许向外界发出「公开信」,表明高律师的事只是家事,不用请律师为其丈夫辩护?其四,为何在高律师被抓后,即对高家进行抄家,搜走存摺,掠走财物及有关资料,切断电话通讯工具?其五,为何日前还变本加厉地在高家的楼下设置岗亭,一天24小时都有特务、便衣跟蹤、监视,要她和孩子与外界隔绝?其六,为何连一个 13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同学们被老师告之格格的爸爸是个「政治犯」,使他们疏远她,狗特务还谩骂格格为「骚货」,而让格格在幼小的心灵遭受如此的创伤?其七,为何会导致高夫人耿和这个坚强的女性在恶党暴政的蹂躏下受到如此折磨与摧残,不堪重负,想到自杀?……够了,够了!这幺多「为什幺」不难解答:如果说高律师在被捕前,中共邪党是在明处实施对高家的「导致精神崩溃」的方案,那幺现在中共恶党则是在暗地里用封闭式的手段对高家实施所谓「不出半年,就能让高智晟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的毒计。

中共当局对高家出此下策,其险恶用心是:杀一儆百,以此来扼杀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以及转移世人对波澜壮阔的退党大潮的视线。

然而,「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众望所归的中国的良心—高智晟,他在被捕前已非常清楚自己极其危险的处境 ,但他为自己的退党感到自豪,为了实现他的人生价值,他从未考虑过离开中国。他对关注他生命安危的人们平静地说 :「我们不要因此感到苦恼和忧愁,为什幺呢?我们没有一兵一卒,却让这个不可一世的暴政集团整天都歇斯底里。而这样的目的是怎样达到的?恰恰是这个暴政集团在要达到整死我的目的的过程中,把它们整得歇斯底里!」

如果有人要问:「要营救高律师,要为其妻子儿女排忧解难,我们能做些什幺?」我们的回答是:「就是按高律师所说的: 『对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就去讲真相』。」是的,要象高律师那样去讲法轮功真相,去广传「九评」,去力促「三退」,去与中共决裂;争做退党勇士,不做中共的「兵马俑」,不做中共的陪葬品!

善恶有报!中国人民的好儿子──高智晟,神与你同在;神,决不会宽恕中共这条披着羊皮的恶狼!!

(2006.11.4.)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