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泉:从划上「三道红线」所想到的

【10月21日讯】记得我七岁那年的一天,我回到家裏,指着脖子上佩戴的新红领巾对着家人说:「我加入了少年先锋队了!」那时的心情有多高兴啊!后来听老师说,我们少先队员已划上人生的「第一道红线」;我默念着: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由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成的。过了不久,辅导员教我们唱会了《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这首歌。殊不知,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已播下邪党文化的种子;红领巾,这五星血旗的一角,把我的脖子勒紧了。

上了中学,为了进而能划上「第二道红线」,做XX党的后备军——加入共青团,我努力学习各科文化知识。殊不知,政治、语文、历史等思想性很强的科目给我们灌输了不少党文化:宣扬「假、恶、斗」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学习毛XX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及他写的《毛XX诗词》;还有经中共邪党篡改后的中国历史。我在党文化的熏陶下,我递交了入团志愿书,戴上了团徽。

参加工作后,我更加努力为邪党工作,忠诚X的教育事业,多次被评为XX工作者,经过邪党组织的再三考验,我终于举起了右手,向邪党发了毒誓。我想,一个人的一生能划上这「三道红线」,应该是没有遗憾啦!

然而,几十年来,我经历过多次的政治运动,面对活生生的社会现实,我的思想发生了根本的转变:我由年少无知——思想中毒(接受「假、恶、斗」的党文化)——受骗上当(划上「三道红线」,为邪党卖命)——精神觉醒(看「九评」及声明「三退」)——声讨恶党(发表文章,揭露邪恶真相)。但由于几十年来,中党文化流毒太深,不知不觉被洗脑了;因而写出的文章,「也不可避免的会带着党文化的烙印,使用中共的善恶标準,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之《党文化》)

天灭中共,退党大潮猛烈地冲击着中共一党专制的统治,恶党为挽救其必然灭亡的命运,为补充能量,以显示其强大,又加紧对青少年一代洗脑,用极其险恶的手段向他们灌输党文化。近年来,中共邪党已在教育领域内,採用强制的手段全面推行、建立「红领巾班」;以降低入队年龄的办法,用「红领巾」把少年儿童的脖子勒得更紧了。与此同时,凡到入团年令的,就得加入共青团,不然就不能升学。更甚者,从高三开始到进入大学期间,就用左劝右拉的办法要你申请加入中共邪党,成为它的驯服工具,要你把一切都献给它。

中共恶党已走到这一步了,假、大、空已在世人面前曝光。在「九评」的感召下,民众在迅速地觉醒;在讲真相运动的推动下,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君不见,插播「九评」,前仆后继;人民币上出现「传九促三」、「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短语;许多城市、农村的街头贴出了真像资料。

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是非法组织。让我们翻开「九评」看看:「毛泽东向当时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吐露了心声——中国要感谢日本,如果不是那场抗战,中共就不可能夺得天下。」(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由此可见,中共是用非法手段夺取了政权。

至此,「红领巾是红旗的一角,是由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染成的」,就真相大白了。在中共恶党「行将就木」的今天,有关「五星血旗」的报导就不足为怪了。为何在一个大型的广告牌上,五星血旗印成了六星血旗而人们却视而不见?为何在一所学校里举行升旗仪式时,倒挂的五星血旗冉冉升起,全体师生行注目礼却无人发现?为何在一栋大型建筑物前,旗桿上悬空的五星血旗正降半旗而无人提及?这一切都显示了:中共气数已尽,天灭中共的天象已成。为了还没有「三退」的人们不要去揹负中共邪党那被世人所诅咒的骂名,更是为了给自己保平安,我奉劝人们:还是早点「三退」了吧!@

(2006.10.2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