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封遇难矿工的遗书

无意中在凯迪社区看到下面这封遗书。作者叫李大光,生前是贵州省一家煤窑的矿工。,李大光下煤窑时不幸被冒顶砸死。遇难后,他的工友按他的身前约定把这封遗书带回了他家。后来有线民把这封遗书放到了网上,并在信的下面注明:「我给原文修改了标点,改了8个错别字。另据了解,李家最后获赔25万。」

以下是李大光遗书全文:

爸、妈、弟、妹:

你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肯定已经死了。二老别哭,不要难过,尤其俺妈你,更不能哭。我觉得俺爹的腰疼病真该治了,俺弟上学也要钱,主要是俺妹的病,不能再拖了,再拖就太受罪了。光靠攒钱看病,不定什幺时候攒够。如果我的死能换来你们不受罪,我死得也就值了。

我不知道我怎幺个死法,要是一次死的多,矿主瞒不住,上级来查,死的人每人可以赔20万。如果就死我一个两个,你们就和矿主私了,您问他要25万。半月前砸死的那个人就是赔25万私了的。

爸妈,你俩一定不要来,路太远,又太难走,可不能受这个罪。你让俺明起、明发哥来,他们见过世面,能说出话,个子又大,有派头。再让西院俺三婶也来,她泼辣,能哭能闹。对他们说,先开口30万,矿主肯定不给,就和他们闹,就说要找报纸、电台,把矿上出人命的事说出去,矿主就害怕这个。

但也别真说,咱就是吓唬吓唬他,咱好多要两个钱,最低25万,当然能多要一万两万的更好。你们可得咬死口,不要顾惜他们,他们挣钱厉害了,哪天不挣个十万八万的?只是他们不想给,怕开了口子,今后再有死人比着要。所以您对明起哥他们说,该闹就闹,软的硬的都得使,能多要一万,俺妹就多活年把。

但是您可不能让明起哥他们勒的太紧,逼急了,这些矿主黑道上都有人,可别让明起哥他们吃亏。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落下个身子,如果找不着就算了。有的话,你千万不要往回运,雇个车去咱家一趟得一万多呢,咱不花这个冤枉钱。你让明起哥在这里把我烧了,带骨灰回去就行。我的零花钱,都放在抽屉里。那个小收音机,就给我带走吧。

爸妈,有了这25万,爸你别去当壮工了,你的腰不得劲,可不能再爬高上低。妈你也别包人家的地种了,你俩可得好好歇一歇了。先给俺妹治病,可真要是花十五六万也看不好,你也别硬往里砸钱了。您二老得留些养老钱,再给俺弟留点。他上学这几年的学费得个五六万吧?还不知好不好找工作,娶媳妇什幺的,花钱的事多着呢。

我没上出来学,可得好好供俺弟上学。只有上出学,才能不出力,走出咱这穷山窝。再把借大姑、二姑、俺姨、俺舅、叔叔大爷的钱都还上,他们家里都有一大摊子事,都是该用钱的时候。还有,俺姑家的表弟前一阵子也想上这里来干,你对他们说,在家挣300也别上这里挣3000。这里苦累不说,真是太危险了,你可不能让他们来啊。

爸妈,我不能给您二老打影旗摔老盆了,让俺弟给您传宗接代、养老送终吧。在这里,您的不孝儿子大光给您磕头了。祝二老下半辈子过上好日子,祝俺妹快看好病,祝俺弟事事如意。

还有:咱家的老屋明年也该翻盖了,要不又漏雨又受水的,对爸的腰妈的腿俺妹的病都不好。还有就是天冷了,您每人都得买几件新衣裳,再买一个电视。

一定要买彩电,让俺妹也看看彩电,给俺妹买个麵包服,给俺弟买个皮鞋。一定得买,回家就买。别怕人家说什幺闲话,这是咱不偷不抢挣来的钱谁能笑话?您都吃好了穿好了,我也就死得安心了。

儿:大光

2006年10月8号

———————–

一条人命只值25万,捨命留下这25万,为的是救活一家人。这,不仅是李大光的故事,就是成千上万中国农民生活状况的缩影!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