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为上策 美密大医院认错 诉讼反减少

【5月7日讯】当一个中国人来到美国,首先从亲朋好友得到的忠告就是,在打官司时、或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不要说对不起,否则你就是在承认错误,对你不利。同样在美国发生医疗事故时,医生从保险公司得到的指示通常也是「永远不能说你对不起」。

据《美联社》报导,密西根大学健康系统恰恰相反,如果发生误诊或医疗事故,律师和医生在被起诉前首先承认错误并提供赔偿,反而节省了大量的金钱、时间和精神上的折磨。

拥有1.8万人和15亿美元年度预算的密西根大学医疗系统的首席风险官波士曼说,我们所做的只是基本的行为规範 。他是一位有多年经验的医疗事故辩护律师。

据波士曼提供的资料,密大医疗事故索赔案从2001年度的121例下降到了2006年度的61例,而未解决的索赔案则从2001 年的262例下降到了2006年度的106例和2007年的83例。在2001年到2007年之间的平均处理索赔时间从20个月下降到了8个月,平均索赔金额也减少了一半,保险储备金则减少了三分之二。

美国医院每年的医疗事故赔偿金额高达58亿美元,这导致医生必须购买昂贵的医疗事故保险,而且必须提高医疗费用以支付保险费。

密西根大学说,他们的做法解决了医生、患者和公众的担心。根据波士曼和其四个同事发表在2009年《健康和生命科学法则期刊》(Journal of Health & Life Sciences Law)上的一篇文章,愿意承认错误不仅仅是正确的行为规範,更是一项精明的商业策略。

波士曼说,密大医疗系统不仅从医生,还从病人及其律师来知道是否出现医疗事故。但是,在任何情况下,系统都会让专家同僚来复查,看是否真有错误,以及是否需要改革以防止错误再次发生。

同样重要的是,医疗系统的医生和官员提出与病人及其家属见面,有时是为了解释为什幺当时的治疗是合适的,有时则为了向其承认错误。波士曼说,我确实认为护理人员应做到这一点。

医疗事故律师塔克现在就有几个起诉密大的案件,但是他说,学校是公平的,虽然这并不容易。他说,由于密大勇于承认错误,那幺这意味着在那些它否认错误的案件中,官司对控方将变得非常艰难。

哈佛大学医学院院长琼里德也认为,当医生马上承认错误时,病患或家人就会觉得非常安慰和放鬆。她透漏,在她母亲1998年因一场医疗事故几乎死亡时,她认识到了这一点。

她的母亲做完一次髋部手术后住院8週。儘管当时她曾经提出警告,但是负责治疗的医生却没有发现一个严重的过敏反应。当时,由于那个外科医生向她道歉,他们没有起诉医院。他母亲说,当人家向你真诚道歉时,你总是感觉很好。

密西根大学的这个开放的做法引起其他医学院的效仿,波士顿医学中心、伊利诺伊大学医学院及史丹佛大学医院也都陆续跟进。

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系副教授史都德指出,研究显示每年有18.1万美国民众因医院错误遭到严重伤害,但只有3万人起诉医院要求索赔。

史都德及其同事2007年在期刊《健康事务》(Health Affairs)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指出,许多人没有索赔是因为他们没有发现自己是医疗事故的受害者。否则,每年的医疗事故的赔偿金额将从目前的58亿美元增加到70~113亿美元。

哈顿研究院的法律政策中心主任科普兰认为,要使说抱歉有用,必须向医生提供一些保护,不让他们的诚实成为法庭上对他们不利的证据。这种保护形式使得医生道歉不能在法庭上作为医疗事故的证据。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