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网友蒋品超

【8月22日讯】 武汉蒋品超好吹牛。动辄用“巨大影响”之类的词来形容自己,听起来比海纳百川左右了中共高层思维的说法还要玄乎。

自己吹嘘自己有什幺错?没错。自吹不是拍马,无损人格尊严。

品超自吹的时候,态度上毫不客气,并无丝毫谦虚做作,难得的是:这是一种很真诚的自信,他确确实实相信自己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最离谱的一次是以为“话语权”这个词语是他独创,还要申请专利。

狼海川网友中,喜欢自吹的诗人还有一个老枭。老枭的文学素养,其实很不错。我虽不是这个圈子裏的人,好歹也认识几个学中文的博士硕士,说实在的,他们的古文功底和才气远远不如老枭, 更不用说骨气和胆魄。

跟老枭一样,品超也是一个极有豪情的人,一个朋友遍天下的人,一个到处受讥讽的人。凡写豪诗的诗人,基本上都很自负,否则写不出有底气的文字,这方面老枭和品超都很典型。

跟老枭不同:品超更加天真。老枭看似粗,其实颇有细緻之处。品超却常常显得天真单纯,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品超不仅自负于自己的诗才,更因为自己被封杀而愈感悲壮兴奋。

品超喜欢扩大影响力,只要能出名,就去上贴。我曾在北京大学中文系的诗歌论坛看到他的文章,那是一个根本没有自由思想的地方,围绕着一群自以为天之骄子的年轻诗人,说实在的,那些人的诗歌远远达不到品超的水平,也没有“他们论坛”或垃圾派、下半身诗人云集的地方那幺热闹。我很奇怪为什幺品超会自降身价,到那种地方去张贴。

品超的诗颇有读者。刘因全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刘先生称品超是伟大的诗人,反而给品超带来大大的麻烦。须知海外中文论坛上活跃的人,大多是自视甚高的精英人物,最看不得自吹或对于过高的吹捧受之无愧的人。品超在这些地方受到嘲弄,乃是活该。

可是品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的自信毫不改变,而且反唇相讥,製造一片热闹。名誉不见得提高,名气却大大提高了。对于普通诗人来说,名气比名誉重要。君不见诗坛芙蓉姐姐汪国真,自诩要拿诺贝尔,创下了天大的名气,诗集销售量曾高居榜首,至今还有崇拜者。所以,对影响力很看重的蒋品超首先需要的是知名度。虽然有人觉得品超的自负很可笑,若与汪国真相比,品超还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诗人。一些非常优秀的诗人,比如本坛的茅境和天一黑,无疑是一流人物,只是诗坛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更不用说什幺影响力,而他们似乎也并不以写诗为正业。

诗歌要扩大影响力,需要名气大的诗人,需要自吹的诗人。自吹不能提高诗歌的艺术性,但可以扩大诗人的名气,让世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诗人还没有绝种。因此,我认为蒋品超的自吹自擂是有贡献的。他自吹,骂别的诗人,对于我们普通读者,蒋品超很客气。不管他的自吹多幺夸张,多幺令人讨厌,我都欣赏他的自吹。

凭良心说,品超还颇有几首很拿得出手的作品。比如《六月》、《黄鹤楼》、《农民》,不象那些除了自吹就只剩下喝酒纵欲、打架駡街,唯独没有好诗的那些诗人。

“写诗是诗人的事,评诗是评论家的事。”这话说得好。蒋品超只管写,评论家只管吹,读者只管骂,大家各得其所,岂不很好?

──原载《【博讯 】 百家争鸣 草根短评 》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