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被害人家属 投入公路正义

车祸被害人家属 投入公路正义 想起当年丧女之痛,何深渊难掩落寞的心情 。 记者张家乐╱摄影只有小二学历的养殖渔民何深渊,和台大毕业的媒体工作者曾灿芬,同是车祸被害人家属,不约而同把对亲人的思念化为力量,分别在南投和宜兰组织关怀会,两个生活轨迹完全不同的人,迸出同样亮眼的火花。

何深渊的女儿「阿秀」,13年前读高一时,被砂石车撞死,肇事司机是累犯,他伤痛之余,四处检举违规砂石车,引来不明人士攻击,有几次天亮醒来,鱼池里的鱼全都翻白,还曾被投掷汽油弹。

何深渊说,那段日子思女心切,还要面对黑道威胁,心中苦痛无处讲,他就写信告诉在天国的女儿。很多字不会写,就先空着再查字典,半年写了七十几封信无处投递的信。

何深渊到处声援砂石车被害家属,「大家何不组成协会,以组织的力量相互声援?」在他提议下,「砂石车被害者关怀协会」就这样成立,成员从卅多人,很快增加到一百多人,他才惊觉砂石车横行这幺严重。

协会的努力,让立委开始重视砂石车「公害」,终于促成交通部修法,修改砂石车斗高度,并增加车轮旁防止捲入铁板。何深渊说,这几年超载的砂石车少了,这些不全是协会的功劳,但协会却是一股推动力。

现在,他的阶段性任务也告一段落,选择归于宁静,警方也积极取缔违规砂石车。何深渊说,现在的砂石车好多了,车斗规定14或18尺长,又有地磅抓超载。天天看顾自己的鱼池,準备要当第四任的阿公了。

16年前在媒体任职的曾灿芬,有天採访时,接到父亲电话,「你祖母出事了!」他赶回家,眼见祖母被砂石车辗过没了气息,躲到菜园裏大哭一场。

「悲伤有什幺用?」曾灿芬说,祖母惨死轮下,他先是哀恸,后来觉得光是伤心没用,必须振作起来,「就这幺一念之间」,擦乾眼泪后,开始投入公益。

曾灿芬号召亲友,组成「宜兰县车祸受难者关怀协会」,台大毕业的他,自己跳出来担任理事长,为不谙法律的弱势受难者家属,争取应有权益,在他积极投入下,协会十多年来服务过数百个受难家庭,会员人数曾多达两百多人。协会同时透过县政府道安会报,督促改善县内交通安全设施,给宜兰人更安全的交通环境。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