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民间借贷危机 银行成债务雪球推手

陆媒今天报导,2001年到2011年这10年间,陕西榆林煤矿迅速发展,并开始巨额分红,使民间借贷繁荣起来。当地银行也大量放贷,资金以各种方式流入民间借贷,将债务雪球越滚越大。然而,2012年下半年经济整体出现断崖式下跌,资金链出现了裂痕并最终有环节绷断,仅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人过去十年积累的财富瞬间归零。

煤矿经济引发民间借贷

陆媒《第一财经日报》9月11日报导,2001年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煤矿经营开始迅速发展,2008年至2011年达到巅峰。

随着煤矿开始巨额分红,民间借贷也繁荣起来。起初的民间借贷手续极其简单,只要口头承诺就行,用款方一个电话就可以让出借人把钱打到账上。借款也是以亲友帮忙的形式借出,通常不期待回报。

当时借钱出去,基本都可以获得高额回报。有当地人士称,村中一名邻居的亲戚先前跟那邻居借了1万元,结果分红分到200万元。这样,逐步形成了民间借贷的雏形,民间资金也逐渐有了市场价格:低的月息2分~3分,高的5分~1角。

民间借贷达到顶峰时,一般的出借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资金流向,只是按照月息2~3分的价格吃固定利息。

银行成为民间借贷债务雪球的推手

由于民间借贷的高回报,当地银行也加入放款的行列,最终将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在2001年至2011年期间的十年里,银行对于煤矿企业的贷款是主动跟进。

榆林一名国资背景的煤炭企业中层管理人士对陆媒表示,当时只要拿到项目,银行贷款就全部到位。煤矿的暴利吸引各路资金,几大银行也派出很多人到企业,银行老总也出面。

在此期间,银行的大量资金也通过不同的形式,流入了民间借贷当中,对推高资金成本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在银行端则累积了大量的坏账和逾期风险。

有当地银行界人士表示,截至今年6月末,榆林的部分银行已经出现逾期,目前正通过加紧追款或者展期、再融资的方式进行化解。

十几年积累的财富瞬间归零

从1990年代末到2011年,在煤炭经济带动下,榆林地区特别是神木、府谷两个煤炭大县,逐渐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民间借贷的龙捲风,从煤企到银行,从农民到公务员,几乎全民参与其中。

因煤矿而兴起的榆林地区民间借贷,起初略高于银行利率的民间借贷尚在可控範围之内,但是随着炒矿潮、炒房潮的兴起,资金需求急剧增加,借贷利率也极速升高,从起初的月息2分飙升到后来的5分、6分,甚至1角。

2012年,危机悄然而至。一名榆林当地银行界人士表示,2012年下半年经济整体出现断崖式下跌,资金链出现了裂痕并最终有环节绷断,仅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人过去十年积累的财富瞬间归零。

一名煤炭企业的管理层人士透露,那几年,他用放贷赚取的利息买了婚房、买了汽车,并在危机爆发前夜将资金撤出。因为他相信,利大伤本:一场繁荣终究要冷却。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