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鼠族」艰难度日 外媒质疑保障房项目

外媒再次聚焦中国低收入者贫民窟般的居住环境,也纷纷质疑中共政府的低收入住房计划。《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国地方政府长期依赖土地销售及地产税,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开发私人住房上,而忽视穷人及付不起房租的农民工。外媒表示,低收入住房项目中贪污腐败滥用资金丛生,建筑质量普遍非常糟糕,众多经济学家更对中共官方相关数据的可靠性表示质疑。

贫民窟中的「鼠族」生活凄惨

成千上万希望改善生活而来北京的打工者只租得起地下一个封闭没有窗户的小公寓,他们被称为「鼠族」。

一位男人坐在北京高楼地下室的一间小公寓中,显得非常紧张。他向《金融时报》表示,「外面的世界不需要了解,这会让中国看起来像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人们不应该知道我们的首都有这幺多地下公寓。」

来自贵州的25岁电脑技术师周长秦(音译)住在「和平之城」複式住宅地下三层。他告诉《金融时报》,「当我刚到北京时,我不奢望能够租一个大公寓,不过我以为可以至少住在地面以上。当下大雨时,水会从公寓地板上慢慢涨上来。」来自河南的26岁电工张浩(音译)和妻子也住在地下公寓,屋子里只够放下一张双人桌、一张小桌子和一个电烹饪板。他们表示,「住在这里很不舒服,潮湿又吵杂。」

十年前,北京鼓励建造地下公寓以解决外来打工者住房问题。防空洞、高楼大厦的地下室被外包给装修公司,由他们翻新并分隔成小间以供出租。

对迷于展现城市现代化的北京而言,这样破旧的地下公寓令人尴尬。地下公寓长年不见阳光,霉味十足、空气浑浊。狭窄的过道中是叮噹作响的水管、暴露于空气中的电线,墙壁上霉斑若隐若现,一层几百个人只有两三间卫生间。由于分隔墙隔音效果差,住户之间几乎没有隐私可言。地下室管理员到处装摄像头以监督住户。地下公寓还存在安全隐患,在北京上月末的洪灾中,至少两名住户在地下公寓触电身亡。

《金融时报》引用新加坡摄影师Sim Chi Yin採访一位女「鼠族」的话,「住在楼上的人们出生于一个更好环境中。我们穿得一样,我们髮型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他们能看到太阳,而我们不能。」

在北京,有近百万人在这样的贫民窟中生活着。一些被採访者表示低收入住房「很难落到外地人头上」,离自己很远。

政府忽视低收入住房

《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并没有切实推行低收入住房计划。

地方政府并没有重视为穷人以及付不起房租的农民工提供低收入住房的项目,这对他们来说优先度极低。地方政府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开发私人住房,因为他们一向依赖土地销售及地产税作为主要收入来源,这也让私人住房建设更加有利可图。两年前,中央颁布限制房价的政策后重挫地方政府的土地销售及收入,也使得低收入住房项目因资金问题举步维艰。

腐败贪污普遍存在

贪污腐败及滥用资金在低收入住房项目中极为普遍。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中国国家审计署从2011年11月到2012年3月的调查显示,在66个城市和县城共有29.6亿元公共住房建设资金被挪用。

更致命的是政府无法确定申请低收入住房者的真实收入,也无法知道成功申请者是否真的有此需求。例如中国东部安徽省芜湖市官员表示,他们根本不看申请者的收入报表,而是看他们是否买过房子、是否拥有汽车或是否领取退休金等。

糟糕的建设质量也是一大问题。《华尔街日报》引用一份报告的摘要,「公共住房项目通常在匆忙中建造,研究、设计和建设都同步进行」。

中国官方公布的低收入住房数据也遭许多经济学家质疑。为了降低中国居高不下的房价并且保证低收入者有房可安身,中国计划在2011年到2015年建立3,600万套个公共住房,其中1,043万套将于2011年启动。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数据,580万套已在2012年前7个月启动,而360万套「基本完工」。但是众多经济学家和分析家都对该数据的可靠性表示质疑,并表示政府对房屋开工和完成的定义太灵活。据《华尔街日报》报导,已经建成的14,600套公共住房超过6个月没有人居住,2,801套已经被作为私人住房卖出,226套被用于其他用途。

(责任编辑:李晓宇)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