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个绳上的蚂蚱:党官腐败和灰色收入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近日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1年中国灰色收入高达6.2万亿元人民币,大约占中国GDP的12%。调查透露,这幺巨大的灰色收入都与中国社会中掌握权力的少数人都与腐败紧密相连。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调查称,中国灰色收入主要集中在部分高收入居民之中, 并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这种现象说明腐败对中国社会的影响面正在扩大,加剧贫富悬殊的社会矛盾。其实, 想想中国愈演愈烈的腐败,灰色收入巨大并落入少数人囊肿题的答案在中国可以说不言自明, 因为灰色收入在中国常常与腐败的产生根源相同,与不受监管的权力密不可分、与四处蔓延到腐败相依相伴。
对此, 笔名孑木的南京自由媒体人孙林星期三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

「从总体上目前的中国现状看,得益的总是那些少数既得利益集团, 广大老百姓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惠」。

6.2万亿灰色收入如果平均摊给中国13亿人中的每个人,那将是4769.23元人民币,相当于2011年中国在职职工年均工资性收入提高大约16%。 然而,凤凰博报日前有博文说,绝大部分的灰色收入「主要集中在对资源的佔用和资本的权力人手中」,这部分人就是包括一些企事业单位领导在内的各级公务员, 即我们常说的政府官员。

中国广东湛江知名博客李俊表示,以习近平为首的新一届中共领导人目前高调打击腐败, 其实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关键是限制政府的权力。政府的权力过大, 无所不在是问题的关键。 只有建立权力有限的政府,腐败和灰色收入问题才会迎刃而解」。

解决产期存在而且越来越严重的灰色收入问题,中国近年有不少讨论。 有些学者开出的药方之一是千呼万呼总是不出台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李俊表示, 实行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只是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无法无法根本解决官员灰色收入的问题:

「官员的财产可能不在他们的名下, 可能隐藏起来, 因为官员只是财产公示还是没有触及源头的问题」。

李俊所说的「源头问题」是指中国社会政治制度。这就像人们常说, 一个好的制度可能使坏人变好人,一个坏的的制度可能使很好人变成坏人。

孙林表示, 如果中国不要过于打压网络言论,与灰色收入相联的腐败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得以遏制:

「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像现在这样打压网络言论,大肆抓人,与腐败相伴相生的灰色收入问题不仅不会有所缓解,反而会恶化。 前段时间, 网络间的很多人被抓, 结果网络变得一片沉寂, 几乎没有人再敢说话。 你口口声声说要打击腐败, 那法制在什幺地方?」。

不久前去世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科斯生前曾对中国发出十大忠告。忠告之一是, 不管是政治改革、法制改革, 还是体制重建,叫什幺都无所谓,中国必须让其政治权力服从于法制。如此说来,灰色收入和腐败在中国这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是由体制问题牵着。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採访报道。

(责任编辑: 辛民)

你可能喜欢的: